欢迎来到正原电子 联系我们 收藏网站
在线客服
 杭州正原电子有限公司-正原牌智能卡读写设备,一卡易门店营销系统,会员营销系统,条码打印机,条码扫描器,条码标签碳带,医用腕带,身份证阅读器,生物识别系统考勤机,消费机,门禁机,智能停车场系统,易订饭餐饮云SAAS平台,一卡通工程
《且听风吟》 2020-06-27点击次数:3025

BGM: Tchaikovsky "Piano Concerto No.1 "



同事摄影分享,拍摄于杭州西湖茅家埠、拱宸桥、大兜路历史街区、宝寿山、东阳东白山等景点




村上春树简介

村上春树,以《挪威的森林》成为日本最畅销的作家。做为著名作家和学者闻名于世界文坛,村上的小说沿袭了日本文化与传统美学,村上春树的作品反映了多年来日本迅速发展的社会中成年人的压制和苦闷,遗憾与追悔,受到广大读者的喜爱。
日本现代小说家,生于京都伏见区。毕业于早稻田大学第一文学部演剧科,亦擅长美国文学的翻译,29岁开始写作,第一部作品《且听风吟》即获得日本群像新人奖,1987年第五部长篇小说《挪威的森林》上市至2010年在日本畅销一千万册,国内简体版到2004年销售总量786万,引起“村上现象”。
其作品风格深受欧美作家的影响,基调轻盈,少有日本战后阴郁沉重的文字气息,被称作第一个纯正的“二战后时期作家”,并被誉为日本80年代的文学旗手。



村上春树的文字表达平简易懂,清丽流畅,他独具韵味的文笔,像泉水浸润着人们的心灵,让人们感受着日本语言的魅力。在以前的作家,人们更多感受的是日本语言的冗长拖沓,絮絮叨叨,来回的重复。而村上语言的简练利落无疑也是他成功的重要原因,其作品充满了个人独特的风格,他的文字精练,没有太多余的语言,透过抽象化、符号化、片段化、寓言化的笔法,道出了现代人的无奈与哀愁,却少有日本战后阴郁沉重的文字气息,被誉为日本80年代的文学旗手。



村上创造的文学世界,对应了中国人的生存状况,精神状态,透过他,能看到人类共同面临的生存困境与生命的伤口。正是这种对应唤起人类内在的共鸣,并持续不断地感动着人们。感动了日本的村上,也感动了中国,并会继续感动今天这个世界上所有认真思考关于生存的人类。




村上春树作品: 《挪威的森林》《且听风吟》《舞!舞!舞!》《海边的卡夫卡》《1Q84》《当我谈跑步时我谈些什么》《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国境以南太阳以西》《没有色彩的多崎作和他的巡礼之年》《奇鸟行状录》




《且听风吟》是村上春树的“青春三部曲”的第一部,创作于1979年,在作者经营爵士乐酒吧期间在厨房餐桌上完成的。

“我”在酒吧捡到一个醉倒的少女,在她的家中度过了醉意朦胧的一夜。醒来的误会还未能解释清楚,他们已经成了一对情人,伤感的往事还未诉说清楚,她却已经一去无踪影。短短十八天的恋情,结束的又似没头没脑,又似包含无限。“我”只有独自悄坐海边,谛听夏风轻吟。




且听风吟,听夏风轻吟。从日本海滩,到挪威森林;从西子湖畔,到午潮山顶;从大运河边,到茶园龙井……






且听风吟,静待花开。
——村上春树《且听风吟》




慷慨付出的,便是经常得到的。
——村上春树《且听风吟》




有希望之处定有磨练。
——村上春树《1Q84》




再也无须前思后想,一切岂非已然过往。
——村上春树《且听风吟》




I can bear any pain as long as it has meaning.
我能承受任何痛苦,只要这种痛苦有意义。
——村上春树《1Q84》




不存在十全十美的文章,如同不存在彻头彻尾的绝望。
——村上春树《且听风吟》




希望你可以记住我,记住我这样活过,这样在你身边呆过。
——村上春树《挪威的森林》




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一片森林,也许我们 从来不曾去过,但它一直在那里,总会在那里。迷失的人迷失了,相逢的人会再相逢。
——村上春树《挪威的森林》




Whenever I look at the ocean, I always want to talk to people, but when I'm talking to people, I always want to look at the ocean.
每当我看着大海的时候,我总想找人谈谈。但当我和人交谈时,我又总想去看看大海。
——村上春树《且听风吟》




我们许久许久地缄默不语,只是一味地望着海面望着天空望着船口,晚风掠过海面而拂动草丛的时间里,暮色渐渐变成淡淡的夜色,几颗银星开始在船坞上方闪闪眨眼。
——村上春树《且听风吟》



“最最喜欢你,绿子。”
“什么程度?”
“像喜欢春天的熊一样。”
“春天的熊?”绿子再次扬起脸,“什么春天的熊?”
“春天的原野里,你一个人正走着,对面走来一只可爱的小熊,浑身的毛活像天鹅绒,眼睛圆鼓鼓的。它这么对你说到:‘你好,小姐,和我一块打滚玩好么?’接着,你就和小熊抱在一起,顺着长满三叶草的山坡咕噜咕噜滚下去,整整玩了一大天。你说棒不棒?”
“太棒了。”
“我就这么喜欢你。”
——村上春树《挪威的森林》




Everyone who has something is afraid of losing it, and people with nothing are worried they'll forever have nothing. Everyone is the same.”
有什么就害怕失去它。一无所有,又担心会永远一无所有。每个人都一样。
——村上春树《且听风吟》




我们是在时间之中彷惶,从宇宙诞生直到死亡的时间里。所以我们无所谓生也无所谓死。只是风。
——村上春树《且听风吟》




不妨说,说谎与沉默是现代人类社会的两大罪过,而我们经常说谎往往沉默。
——村上春树《且听风吟》




孤独一人也没关系,只要能发自内心地爱着一个人,人生就会有救。哪怕不能和他生活在一起。
——村上春树《1Q84》



有光明的地方就必然有阴影,有阴影的地方就必然有光明。不存在没有阴影的光明,也不存在没有光明的阴影。卡尔·荣格在一本书里说过这样的话:‘阴影是邪恶的存在,与我们人类是积极的存在相仿。我们愈是努力成为善良、优秀而完美的人,阴影就愈加明显地表现出阴暗、邪恶、破坏性十足的意志。当人试图超越自身的容量变得完美,阴影就下了地狱变成魔鬼。因为在这个自然界里,人打算变得高于自己,与打算变得低于自己一样,是罪孽深重的事。’
——村上春树《1Q84》



不必太纠结于当下,也不必太忧虑未来,当你经历过一些事情的时候,眼前的风景已经和从前不一样了。
——村上春树《1Q84》




如果有人问:幸福吗?我只能回答:或许。因为所谓理想到头来就是这么回事。
——村上春树《且听风吟》




一切都将一去杳然,任何人都无法将其捕获。
——村上春树《且听风吟》






曾以为走不出的日子,现在都回不去了
——村上春树《且听风吟》




柔和南风送来海水的馨香和柏油路面的焦味,使得我想起往昔的夏日。
——村上春树《且听风吟》




其实人生一开始并非这般空空如也,是我们无所不用其极地把它磨损掏空至此。
——村上春树《且听风吟》




什么自信之人,那样的人根本不存在,有的不过是能够假装自信的人。
-《且听风吟》




我们要努力认识的对象和实际认识的对象之间,总是横陈着一道深渊,无论用怎样长的尺都无法完全测出其深度。
——村上春树《且听风吟》




我只是想在那里建造一个能使自己心怀释然的住起来舒服的房间——为了救助自己。同时想到,但愿也能成为使别人心怀释然的住起来舒服的场所。
——村上春树《且听风吟》




无论怎样的哲理,怎样的真诚,怎样的坚韧,怎样的柔情,也无已排遣这种悲哀。我们唯一能做到的,就是从这片悲哀里挣脱出来,并从中领悟某种哲理。而领悟后的任何哲理,在继之而来的意外悲哀面前,又是那样的软弱无力。
——村上春树《挪威的森林》




等到夏天回去,我便经常走那条同她一起走过的路,坐在仓库石阶上一个人眼望大海。想哭的时候却偏偏出不来眼泪,每每如此。
--《且听风吟》




随意为之的文字往往发自内在的天性,而天性无疑最为恒久和稳定。
——村上春树《且听风吟》




她看上去带有几分拘泥,却很美,那是一种似乎能触动对方心中最敏感部分的美。
——村上春树《且听风吟》




曾有过人人都试图冷静地生活的年代。
——村上春树《且听风吟》




哈特费尔德的墓碑上引用了尼采这样一句话:“白昼之光,岂知夜色之深。”
——村上春树《且听风吟》




从事写文章这一行业,首先要确认自己同周遭事物之间的距离,所需要的不是感性,而是尺度。
——村上春树《且听风吟》





直言不讳是件极为困难的事。甚至越是想直言不讳,直率的言语越是遁入黑暗的深处。
——村上春树《且听风吟》





个体无法承受进化的能量,因而必然换代。
——村上春树《且听风吟》




文明就是传达。需要表达、传达之事一旦失去,文明即寿终正寝。
——村上春树《且听风吟》




人与人之间的沟通和理解几乎是不可能的。任何尝试都可能是徒劳的,甚至伤害对方。最为明智的做法就是同对方保持距离,不要靠得太近,更不要动辄强加于人。在这个意义上,距离就是理解,就是温情,就是关心。
--《且听风吟》




我在记事簿的正中画一条直线,左侧记载所得,右侧则写所失——失却的、毁掉的、早已抛弃的、付诸牺牲的、辜负的……
——村上春树《且听风吟》










好久没有感觉出夏日的气息了。海潮的清香,遥远的汽笛,女孩肌体的感触,洗发水的柠檬味儿,傍晚的和风,飘渺的憧憬,以及夏日的梦境……
——村上春树《且听风吟》




“心情抑郁的人只能做抑郁的梦,要是更加抑郁,连梦都不做的。”
——村上春树《且听风吟》




较之贫瘠的真实我更爱华丽的虚伪。
——村上春树《且听风吟》




只要我始终保持事事留心的好学态度,即使衰老也算不得什么痛苦。
——村上春树《且听风吟》




我和她吵了一架,
所以写封信给她:
是我错了,原谅我吧。
可是信原样返回:
“姓名不详地址差。”
——村上春树《且听风吟》




对我来说,写文章是及其痛楚的事。有时一整月都写不出一行,又有时挥笔连写三天三夜,到头来却又全都写得驴唇不对马嘴。尽管这样,写文章同时又是一种乐趣。因为较之生之维艰,在这上面寻求意味的确是太轻易而举了。
——村上春树《且听风吟》




我成了一只硕大的黑鸟,在森林上空向西飞去,而且身负重伤,羽毛上沾着块块发黑的血迹。西天有一块不吉祥的黑云遮天盖地,四周飘荡着隐隐雨腥。
——村上春树《且听风吟》




人生的价值如同风,一生注定终身必须孤独,走过哪儿亦不可停留,就算遇到别的风,最终留下的只会有其中的一种风,风就是互相吞噬,仅此而已。
——村上春树《且听风吟》








二十岁刚过,我就一直尽可能采取这样的生活态度,因此不知多少次被人重创,遭人欺骗,给人误解,同时也经历了许多莫可言喻的体验,各种各样的人赶来向我倾诉,然后浑如过桥一般,带着声响从我身上走过,再也不曾返回,这种时候,我只是默默地缄口不语。绝对不语。
——村上春树《且听风吟》








白色的宣纸上画着十八岁时的她,右下角有一行字——海底月捞不起,心上人不可及。她闭上眼睛,泪水滚滚而落。一瞬间,她仿佛又回到那年冬天纷纷扬扬的大雪中。这半生已过,她心里的风雪却始终未停。
——《且听风吟》




If you're in pitch blackness, all you can do is sitting tight until your eyes get used to the dark.
如果你掉进了黑暗里,你能做的,不过是静心等待,直到你的双眼适应黑暗。
——村上春树《挪威的森林》




她沉默着,一种仿佛在手心上确认我答话分量的沉默。
——村上春树《且听风吟》




所谓努力,指的是主动而有目的的活动。
——村上春树《挪威的森林》




我们活着,同时在孕育死亡。不过,那只不过是我们必须学习的真理的一部分。直子的死告诉我这件事。不管拥有怎样的真理,失去所爱的人的悲哀是无法治愈的。无论什么真理、诚实、坚强、温柔都好,无法治愈那种悲哀。我们惟一能做到的,就是从这片悲哀中挣脱出来,并从中领悟某种哲理。而领悟后的任何哲理,在继之而来的意外悲哀面前,又是那样地软弱无力--我形影相吊地倾听这暗夜的涛声和风响,日复一日地如此冥思苦索。
——村上春树《挪威的森林》




我一声不响地看着古坟,倾听风掠过水面的声响。当时我体会到的心情,用语言绝对无法表达。不,那压根就不是心情,而是一种感觉,一种完完全全被包围的感觉。就是说知了也罢青蛙也罢蜘蛛也罢风也罢,统统融为一体在宇宙中漂流。
——村上春树《且听风吟》



不要冒冒失失老想去探测他人的内心,一定要去,千万记得带根绳索——方便自己顺索爬出来。
——村上春树《且听风吟》




不要同情自己,同情自己是卑劣懦夫干的勾当。
——村上春树《挪威的森林》




人与人可以爱的那么深,实在很美妙。
——村上春树《挪威的森林》




我想,世上的的确确有多种多样的人以各种各样的方式活着。产生这样的感觉还是第一次。想到这里,眼泪不由得夺眶而出,我实在好久未曾哭过了。不过,好么,我并非为同情你而哭。我想说的只是这样一句话——只说一次,希望你听真切才好:
我、爱、你们!
——村上春树《且听风吟》




我想起自己在过去的人生旅途中失却的许多东西——蹉跎的岁月,死去或离去的人们,无可追回的懊悔
——村上春树《挪威的森林》



心有余悸是好事,这样人才会变得小心谨慎,免得进而皮肉受苦。出色的樵夫身上只有一处伤,不多不少,仅仅一处。
——村上春树《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




正值青春年华的我们,总会一次次不知觉望向远方,对远方的道路充满憧憬,尽管忽隐忽现,充满迷茫。有时候身边就像被浓雾紧紧包围,那种迷茫和无助只有自己能懂。尽管有点孤独,尽管带着迷茫和无奈,但我依然勇敢地面对,因为这就是我的青春,不是别人的,只属于我的。
--《挪威的森林》




任凭怎么解释,世人也只能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事情。越是拼命争扎,我们的处境越是狼狈。
——村上春树《挪威的森林》




我们要努力认识的对象和实际认识的对象之间,总是横陈着一道深渊,无论用怎样长的尺都无法完全测出其深度。我这里所能够书写出来的不过是一览表而已
——村上春树《且听风吟》




我在自己周围筑起高墙,没有哪个人能够入内,也尽量不放自己出去。
——村上春树《海边的卡夫卡》




你说这镇子上没有争夺没有怨恨没有欲望,这固然可亲可佩。若有力气,我也想为之鼓掌。可是,没有争夺没有怨恨没有欲望,无非等于说没有相反的东西,那便是快乐、终极幸福和爱情。正因为有绝望有幻灭有哀怨,才有喜悦可言。
——村上春树《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




我正歪在藤椅上半醒半睡地怔怔注视着早已打开的书本。傍晚袭来一阵大粒急雨,打湿了院子里树木的叶片,又倏然离去。雨过之后,带有海潮味儿的湿润的南风开始吹来,轻轻摇晃着阳台上排列的盆栽观叶植物,摇晃着窗帘。
——村上春树《且听风吟》




不是我们选择命运,而是命运选择我们。
——村上春树《海边的卡夫卡》




“喏,可以的话,一起吃饭好么?”
她眼皮也没抬,摇头道: “我喜欢一个人吃饭。”
“我也是。”
“是吗?”她不耐烦地将单据推到一边,把“神奇的竖琴师”合唱团重新谱曲的唱片放在唱片机上,落下唱针。 “那为什么邀我?”
“偶尔也想改变一下习惯。”
“要改一个人改去,”她把单据换在手上,继续操作,“别管我。”
——村上春树《且听风吟》




于是我们领教了世界是何等凶顽,同时又得知世界也可以变得温存和美好。
——村上春树《海边的卡夫卡》




年龄一大,相信的东西就越来越少。
——村上春树《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




缺乏想象力的狭隘、苛刻、自以为是的命题、空洞的术语、被篡夺的理想、僵化的思想体系——对我来说,真正可怕的是这些东西。
——村上春树《海边的卡夫卡》




有的东西不过很久,是不可能理解的。有的东西等到理解了,又为时已晚。大多时候,我们不得不在尚未清楚认识自己的心的情况下选择行动,因而感到迷惘和困惑
——村上春树《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




人生都错位了那么久,腰骨错位也是可能的。
——村上春树《海边的卡夫卡》




从沙尘暴中逃出的你已不再是跨入沙尘暴时的你
——村上春树《海边的卡夫卡》




每个人无不显得很幸福.至于他们是真的幸福还是仅仅表面看上去如此,就无从得知了.但无论如何,在九月间这个令人心神荡漾的下午,每个人看来都自得其乐,而我则因此而感到了平时所没有感到过的孤寂,觉得惟独我自己与这光景格格不入.
——村上春树《挪威的森林》




如果拥有令人吃惊的了不起的想法的是你一个人,那么在深重的黑暗中往来彷徨的也必定是你一个人。
——村上春树《海边的卡夫卡》




要自信!只要自信就无所畏惧。愉快的回忆、倾心于人的往事、哭泣的场景、儿童时代、将来的计划、心爱的音乐——什么都可以,只要这一类在头脑中穿梭不息,就没有什么可怕的。
——村上春树《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



我要坐在有阳光的地方,像猫舔奶碗那样一字不漏地把报纸上下看遍左右看遍,然后把世人在阳光下开展的各种生之片段吸入体内,滋润每一个细胞。
——村上春树《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




少年时我们追求激情,成熟后却迷恋平庸,在我们寻找,伤害,背离之后,还能一如既往的相信爱情,这是一种勇气。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一片森林,迷失的人迷失了,相逢的人会再相逢。
——村上春树《挪威的森林》




山川寂寥,街市井然,居民相安无事。可惜人无身影,无记忆,无心。男女可以相亲却不能相爱。爱须有心,而心已被嵌入无数的独角兽头盖骨化为古老的梦。
——村上春树《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




“我告诉你我喜欢你,并不是要和你在一起,只是希望今后的你,在遭遇人生低谷的时候,不要灰心,至少曾经有人被你的魅力所吸引,曾经是,以后也会是。”
——村上春树《海边的卡夫卡》




我渐渐能意会到,深刻并不等于接近事实。
——村上春树《挪威的森林》




不能用语言准确表达的东西,最好完全不说。
——村上春树《海边的卡夫卡》




就经验性来说,人强烈追求什么的时候,那东西基本上是不来的,
而当你极力回避它的时候,它却自然找到头上。
——村上春树《海边的卡夫卡》




而我只能站在那个不知名的地方,不停地呼唤阿绿的名字。
——村上春树《挪威的森林》




有些东西,不是说全然不曾有过,只是活着活着那东西就用不上了,所以忘了。
——村上春树《海边的卡夫卡》




沉默是可以用耳朵听到的。
——村上春树《海边的卡夫卡》




你要做一个不动声色的大人了。不准情绪化,不准偷偷想念,不准回头看。去过自己另外的生活。你要听话,不是所有的鱼都会生活在同一片海里。
——村上春树




我因为爱你,所以常常想跟你道歉。
我的爱沉重,污浊,里面带有许多令人不快的东西,比如悲伤,忧愁,自怜,绝望,我的心又这样脆弱不堪,自己总被这些负面情绪打败,好像在一个沼泽里越挣扎越下沉。
而我爱你,就是想把你也拖进来,却希望你救我。
——村上春树《挪威的森林》




我们大家都在失去某种宝贵的东西:宝贵的机会和可能性,无法挽回的感情,这是生存的一个意义。但是我们的脑袋里——我想应该是脑袋里——有一个将这些作为记忆保存下来的小房间,肯定是类似图书馆书架的房间,而我们为了了解自己的心的正确状态,必须不断制作那个房间的检索卡,也需要清扫、换空气、给花瓶换水。换言之,你必须永远生活在你自身的图书馆里。
——村上春树《海边的卡夫卡》




“希望你记住我。”佐伯说,“只要有你记住我,被其他所有人忘掉, 都无所谓。”
——村上春树《海边的卡夫卡》




你寻求声音之时,那里惟有沉默;你寻求沉默之时,那里传来不间断的预言。
——村上春树《海边的卡夫卡》




或许我的心包有一层硬壳,能破壳而入的东西是极其有限的。所以我才不能对人一往情深
——村上春树《挪威的森林》




世上存在着不能流泪的悲哀,这种悲哀无法向人解释,即使解释人家也不会理解。它永远一成不变,如无风夜晚的雪花静静沉积在心底。
——村上春树《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




不要因为寂寞随便牵手,然后依赖上,人自由自在多好,纵使漂泊,那种经历也好过牢狱般的生活,所以我刻意不让自己对网络太依赖,对失去的人也保持淡然的态度,数千个擦肩而过中,你给谁机会谁就和你有缘分,纵没有甲,也会有乙。
——村上春树《挪威的森林》




不会忘记的永远不会忘记,会忘记的留着也没有用!
——村上春树《挪威的森林》




普通人啊。生在普通家庭,长在普通家庭,一张普通的脸,普通的成绩,想普通的事情。
——村上春树《挪威的森林》




绅士就是:所做的,不是自己想做的之事,而是自己应做之事。
——村上春树《挪威的森林》


Copyright (a) 2008-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09002345号-27

浙公网安备 330103020007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