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正原电子 联系我们 收藏网站
在线客服
 杭州正原电子有限公司-正原牌智能卡读写设备,一卡易门店营销系统,会员营销系统,条码打印机,条码扫描器,条码标签碳带,医用腕带,身份证阅读器,生物识别系统考勤机,消费机,门禁机,智能停车场系统,易订饭餐饮云SAAS平台,一卡通工程
《局外人》 2021-05-11点击次数:7506

BGM: Beethoven "Symphony No.5 in C minor"



同事摄影分享,2020年5月1日下午行摄上塘河;2021年3月27日傍晚、2021年4月24日下午拍摄于杭州钱江世纪公园;2021年1月30日下午参加杭州解百索尼α摄影俱乐部组织的摄影活动,拍摄于杭州白塔公园



我知道这世界我无处容身,只是,你凭什么审判我的灵魂?

——阿尔贝·加缪《局外人》




阿尔贝·加缪(AlbertCamus),法国小说家、哲学家、戏剧家、评论家,存在主义文学领军人物,“荒诞哲学”的代表。他于1957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1960年不幸遭遇车祸英年早逝,年仅47岁。加缪高扬的人道主义精神使他被称为“年轻一代的良心”,如今,半个多世纪后,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加缪著作及其思想的重要性,其成名作《局外人》(又名“异乡人”)也一再重版,印数突破千万册。



加缪在50年代以前,一直被看作是存在主义者,尽管他自己多次否认。1951年加缪发表了哲学论文《反抗者》之后,引起一场与萨特等人长达一年之久的论战,最后与萨特决裂,这时人们才发现,加缪是荒诞哲学及其文学的代表人物。



《局外人》是加缪的成名作,也是存在主义文学的代表作品。它形象地体现了存在主义哲学关于“荒谬”的观念;由于人和世界的分离,世界对于人来说是荒诞的、毫无意义的,而人对荒诞的世界无能为力,因此不抱任何希望,对一切事物都无动于衷。




当我听某个人说话听烦了,想要摆脱他时,就装出欣然同意的样子。

——阿尔贝·加缪《局外人》



背景音乐赏析

c小调第五交响曲,作品67号(Symphony No. 5 in C minor, Op. 67),又名命运交响曲(Fate Symphony),德国作曲家路德维希·凡·贝多芬最为著名的作品之一,完成于1805年末至1808年初。此曲声望之高,演出次数之多,可谓"交响曲之冠"。贝多芬在交响曲第一乐章的开头,写下一句引人深思的警语:“命运在敲门”,从而被引用为本交响曲具有吸引力的标题。作品的这一主题贯穿全曲,使人感受到一种无可言喻的感动与震撼。贝多芬在第三交响曲完成以前便已经有了创作此曲的灵感,一共花了五年的时间推敲、酝酿,才得以完成。乐曲体现了作者一生与命运搏斗的思想,“我要扼住命运的咽喉,他不能使我完全屈服”,这是一首英雄意志战胜宿命论、光明战胜黑暗的壮丽凯歌。恩格斯曾盛赞这部作品为最杰出的音乐作品。整部作品精炼、简洁,结构完整统一。




聆听贝多芬《第五交响曲》,我们可以感受到晚年贝多芬在独自一人面对荒诞时的孤冷、偏执与抗争,他在用生命最后的激情反抗纠缠其一生的荒诞,并在这些远远超越其时代的伟大作品中与荒诞达成了最终的和解。贝多芬将荒诞上升到美学高度,并宣称:“音乐是比一切智慧、一切哲学更高的启示”。换言之,在加缪所创造的光辉灿烂的哲学和文学之前,荒诞在贝多芬的晚期音乐中得到了最完美、最透彻的诠释。我们几乎可以从中聆听、感受和触摸到荒诞的所有面目,无论是以其最原始的含义,还是最现代的含义,都是如此。




我已经没有时间去对我不感兴趣的事情再产生兴趣。
——加缪《局外人》



不被爱只是不走运,而不会爱是种不幸。
——阿尔贝·加缪《局外人》



日子,过起来当然就长,但是拖拖拉拉,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最后就混淆成了一片。每个日子都丧失了自己的名字。对我来说,只有“昨天”与“明天”这样的字,才具有一定的意义。
——阿尔贝·加缪《局外人》



人生在世,永远也不该演戏作假。
——阿尔贝·加缪《局外人》



And never have I felt so deeply at one and the same time so detached from myself and so present in the world.
我的灵魂与我之间的距离如此遥远,而我的存在却如此真实。
——阿尔贝·加缪《局外人》



我们既无力作恶亦无力为善。
——加缪《局外人》



到头来,人什么都能习惯。
——阿尔贝·加缪《局外人》



除了这些烦恼,我还不算太不幸。最根本的问题,我再说一遍,仍是如何消磨时间。自从我学会了进行回忆,我终于就不再感到烦闷了。
——阿尔贝·加缪《局外人》



他说他一直在研究我的灵魂,结果发现其中空虚无物。他说我实际上没有灵魂,没有丝毫人性,没有人任何一条在人类灵魂中占神圣地位的道德原则,所有这些都与我格格不入。
——阿尔贝·加缪《局外人》



但是在他看来,它真正的病是衰老,而衰老是治不好的。
——阿尔贝·加缪《局外人》



“现在我面对着这个充满了星光与默示的夜,第一次向这个冷漠的世界敞开了我的心扉。我体验到这个世界如此像我,如此有爱融洽,觉得自己过去曾经是幸福的,现在依然是幸福的。” 从某种角度上说,默尔索在死亡直逼的苦难面前“大悟”了,他回归自我,完成了和这个冷漠世界的圆融统一。他明白了这个世界虚无的本质。 他意识到自己之前一切的方法,态度都是对的,都是这个世界本来的方式。在苦难之后,他发现了自己。
——阿尔贝·加缪《局外人》



There is not love of life without despair about life.
没有对生活绝望,就不会爱生活。
——阿尔贝·加缪《局外人》



我用冷漠,对抗世界的荒谬。
——阿尔贝·加缪《局外人》



从此他们的世界,再与我无关痛痒。在斗转星移的日子里,所谓的一切悲哀,自责,爱恋,不舍,不过是时间之下微小的流逝,一切波澜壮阔,最终往往如沧海桑田,归于平静,也许也可以说归于死亡。在时间仍旧流逝的日子里,我们的祝福有上帝馈赠的样貌,而当一切消失殆尽,或者能否说其归于来路之时,我们终将各自分离,彼此孤苦无依。也许彼时仍有回忆萦绕于心给人二三慰藉,也许时间太久早已失落于茫茫人海。但无论如何,经历过的事会刻在心里,改变着,塑造着我们彼此的后半生。倘若生命是周而复始的圆环,那我定会期待,我们走向终结,同时也重返起点的那一天。当时的我们是如何撞进对方玻璃幕墙里的世界,到了那一天,请一定记得重来一次。
——加缪《局外人》



不论怎么说,星期六与星期天总该归我所有。
——阿尔贝·加缪《局外人》




我常常想,如果让我住在一棵枯树干里,除了抬头看看天上的流云之外无事可干,久而久之,我也会习惯的。我会等待着鸟儿飞过或白云相会,就像我在这里等待着我的律师的奇特的领带,或者就像我在另一个世界里耐心等到星期六拥抱玛丽一样。何况,认真想想,我并不在一棵枯树干里。还有比我更不幸的人。不过,这是妈妈的一个想法,她常常说,到头来,人什么都能习惯。
——阿尔贝·加缪《局外人》



马朗戈和大海之间的山丘上空,天空一片红光。从山上吹过的风带来了一股盐味,看来是一个好天气。
——阿尔贝·加缪《局外人》



我已经以一种确定的方式生活过,也本可以以另外一种不同的方式生活,只要我喜欢。
——阿尔贝·加缪《局外人》



不论怎么说,星期六与星期天总该归我所有。
——阿尔贝·加缪《局外人》





无论如何,对于什么是我真正感兴趣的事情,我可能不是确有把握,但对于什么是我不感兴趣的事情,我是确有把握的。而他对我说的事情恰恰是我所不感兴趣的。
——阿尔贝·加缪《局外人》



既然只有一种命运选中了我,而成千上万的幸运的人却都和他一样自称是我兄弟,那么,他所说的上帝,他们选择的生活,他们选中的命运,又都与我何干?
——加缪《局外人》



一切伟大的行动和思想,都有一个微不足道的开始。
——加缪



一切特立独行的人格都意味着强大。
——加缪



在隆冬,我终于知道,我身上有一个不可战胜的夏天。
——加缪



我们很少信任比我们好的人,这可太真实了。
我们宁肯避免与他们往来。
相反,最为经常的是我们对和我们相似,和我们有着共同弱点的人吐露心迹。
因此,我们并不希望改掉我们的弱点,也不希望变得更好,只是希望在我们的道路上受到怜悯和鼓励。
——阿尔贝·加缪《局外人》







Don't walk behind me, I may not lead. Don't walk in front of me, I may not follow. Just walk beside me and be my friend.”
不要走在我后面,因为我可能不会引路;不要走在我前面,因为我可能不会跟随;请走在我的身边,做我的朋友。
——阿尔贝·加缪







一个人对他所不了解的东西,总是会有一些夸张失真的想法。
——加缪《局外人》











大部分人总是表里不一,他们做的往往并非他们内心真正渴望的。他们都有一种群居意识,惧怕被疏离与被排斥,惧怕孤单无依靠。
——阿尔贝·加缪《局外人》



登上顶峰的斗争足以充实一个人的心灵。
——加缪



真正的救赎,并不是厮杀后的胜利,而是能在苦难之中找到生的力量和心的安宁。
——加缪



走得慢,会中暑;走得快,又要出汗。到了教堂就会着凉。她说得对。进退两难,出路是没有的。
——阿尔贝·加缪《局外人》



那是因为我从来都没什么好说的,所以宁可把嘴闭上。
——加缪《局外人》





人们永远也无法改变生活,什么样的生活都差不多,而我在这里的生活并不使我厌烦。
——阿尔贝·加缪《局外人》



既然在我们现已分开的肉体之外已没有任何东西联系着我们,已没有任何东西使我们彼此想念,我怎么能够知道呢?再说,就是从这个时候起,我对玛丽的回忆也变得无动于衷了。
——阿尔贝·加缪《局外人》



在那个生命之火渐渐熄灭的养老院,夜晚是一种悲哀的慰藉。
——阿尔贝·加缪《局外人》



“他(默尔索)内心深处的感觉方式,其实是拒绝感觉;他的感觉方式在任何可表达的感觉方式之外,并促使他拒绝接受不纯粹的、虚假的、与社会习惯及日常生活相一致的形式。”默尔索的“拒绝感觉”导致他无法重新与生活建立切实的联系。在洞察与虚无、积极与消极之间,后者占据了优势。当默尔索远离荒诞世界之后,他在重新接近世界时感到了一种困难,而他并不愿意努力解决问题。默尔索的生命因此停留在了破坏之后的荒原状态,他也并没有强烈的生命意志使自己重新生长。在他身上,虚无最终占据了上风。默尔索缺乏强劲鲜明的生命动力,导致他在虚无中静止。
——阿尔贝·加缪《局外人》





我的灵魂与我之间的距离如此遥远
而我的存在却如此真实
——加缪



妈妈以前常说,一个人总不会完全只有痛苦。
——阿尔贝·加缪《局外人》



未来的生活也并不比我已往的生活更真切实在。
——阿尔贝·加缪《局外人》



对未来的真正慷慨,是把一切都献给现在。
——加缪



Il n'est pas de destin qui ne se surmonte par le mépris.
没有什么命运不可以用藐视来克服。
——加缪



忧伤者有两种忧伤的理由,要么他们无知识,要么他们抱希望。
——加缪



只要我能拥抱世界,那拥抱得笨拙又有什么关系。
——加缪《西西弗神话》



我始终不理解,日子为什么可以如此漫长又如此短暂。日子过起来如此漫长,这是毫无疑问的,但它们却又如此紧凑,一天推涌着一天。它们失去了自己的名字,只有“昨天”和“明天”这两个词,对我来说还剩下一些意义。
——阿尔贝·加缪《局外人》



活着,带着世界赋予我们的裂痕去生活,去用残损的手掌抚平彼此的创痕,固执地迎向幸福。因为没有一种命运是对人的惩罚,而只要竭尽全力就应该是幸福的,拥抱当下的光明,不寄希望于空渺的乌托邦,振奋昂扬,因为生存本身就是对荒诞最有力的反抗。
——加缪《西西弗神话》



对于我真正感兴趣的事我也许没有绝对把握,但对于我不感兴趣的事我是有绝对把握的。
——阿尔贝·加缪《局外人》



这时,路灯一下子亮了,夜空中最早出现的星星一下失了色。我就这么望着满是行人和灯光的人行道,觉得眼睛很累。路灯把潮湿的路面照得闪闪发光,间隔均匀的电车把它们反射的灯光投照在发亮的头发上、笑颜上或是银手镯上。
——阿尔贝·加缪《局外人》





他听了问我难道不想改变一下生活方式?我回答说,生活方式是改变不了的,况且每种生活 都有它好的一面,我对现状并无任何不满。 恰如此刻的我。
——加缪《异乡人》



对莫尔索来说,所谓道德,就是忠实地遵循自己的感情而行动,就是要为了自己,也为了别人而忠实地表现这种感情,拒绝作假,拒绝扮演角色。在他心中,最重要的是现世的、眼前的、具体的东西,而不是任何先验价值,不是任何没有现实意义的抽象概念。反之,遵守社会道德,在莫尔索看来,就是要服从先验法则,就是要否定同社会道德相矛盾的一切情感,就是要受世俗的左右、摆布。
——加缪《局外人》





女人意味着自由,而你们恰恰被剥夺了这种自由。
——阿尔贝·加缪《局外人》



真是无动于衷的人们呵。可是,现实中的自己和他们又差的多远。人人都事不关己,关在自己的笼子里生活,快乐何在。
——阿尔贝·加缪《局外人》



微风吹过我度过的那段荒诞的岁月,平衡了当时人们强加在我身上的所有观点。
——阿尔贝·加缪《局外人》



重要的不是治愈,而是带着病痛活下去。
——加缪 《西西弗神话》







真正的救赎,并不是厮杀后的胜利,而是能在苦难之中找到生的力量和心的安宁。
没有对生活绝望,就不会爱生活。
——法加缪《局外人》



于是我悟出了,一个人即使只生活过一天,他也可以在监狱待上一百年而不至于难以度日,他有足够的东西可供回忆,决不会感到烦闷无聊。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也是一种愉快。
——阿尔贝·加缪《局外人》



人的性格到行为之间,存在一个断崖。
——阿尔贝·加缪《局外人》



“有两件事对我极为珍贵,我也难以将它们分离:我对光明与生命的热爱,以及试图描述绝望经历的隐秘执念。”
——阿尔贝·加缪《局外人》



我从不曾放弃过追求光明,感受存在的幸福,向往少年时自由自在的生活。这种种贪恋之情尽管也让我犯了不少错误,却也帮助我更好地理解了我的职业,支持我不假思索地站在那些沉默者一边。对他们而言,要在这世上活下去,唯有靠那一点点幸福、自由却又短暂的回忆。
——加缪



最后我对自己说,最通情达理的作法,是不要勉强自己。
——阿尔贝·加缪《局外人》



我一夜又一夜,一心一意等待黎明,我从来不喜欢措手不及,要发什么什么,我喜欢有所准备。
——阿尔贝·加缪《局外人》





我这时注意到大家都在握手,打招呼,谈话,好像在俱乐部里碰到同一个圈子里的人那样高兴。我明白了为什么我刚才会有那么奇怪的感觉,仿佛我是个多余的人,是个擅自闯入的家伙。
——阿尔贝·加缪《局外人》







他们好像是同类,却相互憎恨。
——阿尔贝·加缪《局外人》







在光亮中,世界始终是我们最初和最后的爱。
——加缪《西西弗神话》



天空已经被阳光铺满。
——阿尔贝·加缪《局外人》





一个人即使倒霉绝不会时时事事都倒霉。
——阿尔贝·加缪《局外人》



这就使得默尔索在以其积极性脱离了这个看似正常的荒诞世界之后,又开始变得消极,开始满足于这一距离感,并因此导致生命力的停滞,于是走向了另一种形式的混沌。他看到了生活的荒诞,继而认为,在一个荒诞的世界中,一切看似有意义的事物其实并没有意义,因此无须试图使它们显得有意义;同时改变也无任何意义,因为一切都是荒诞的,重要的是把这些虚假的东西统统打碎并与它们保持距离。
——阿尔贝·加缪《局外人》





有的时候我们自以为很笃定的事,实际上却非如此。
——加缪《局外人》



她问我巴黎怎么样。我说:”很脏。有鸽子,有黑乎乎的院子。人的皮肤是白的。”
——加缪《局外人》



如果你继续去寻找幸福是由什么组成的,那你永远不会找到幸福。如果你一直在找人生的意义,你永远不会生活。You will never be happy if you continue to search for what happiness consists of. You will never live if you are looking for the meaning of life.
——加缪



当对幸福的憧憬过于急切,那痛苦就在人的心灵深处升起
——加缪



我听着自己的心,我不愿想象这种跟了我这么久的声音有朝一日会停止。我从未有过真正的想象力,但我还是试图想象出某个短暂的片刻,我心脏的跳动不再传到我的脑子里。但只是徒劳,黎明和我的上诉还在那里。最后我只能跟自己说,最通情达理的方式就是不要勉强自己。
——阿尔贝·加缪《局外人》



“我生于贫困,但在幸福的天空下,在大自然中,我与之感到一份融洽,而绝非敌意。我的生命因此并非始于痛苦,而是始于圆满。”
——阿尔贝·加缪《局外人》



我在书里读过,人最后都会失去时间概念,但是对我而言,这并没有太多意义。
——阿尔贝·加缪《局外人》



很快,天阴了,我以为夏天的暴雨就要来了。可是天又渐渐放晴了。不过,刚才飘过的像是要下雨的乌云,把街道变得更加阴暗了。我待在那儿看着天空,看了很久。
——阿尔贝·加缪《局外人》



我想要的那种我可以回忆现在这种生活的生活。
——阿尔贝·加缪《局外人》



There is no true goodness or fine love without the greatest possible degree of clear-sightedness.”
没有真知灼见就不会有真正的善和高尚的爱。
——加缪



人有可能痛苦时间一长便再也不感到痛苦。
——加缪







我躺着,望着天空,努力使自己对天空产生兴趣。天空变成了绿色,傍晚降临了。
——阿尔贝·加缪《局外人》



我真想亲切的,甚至友爱地试着向他解释清楚,我从来不会对某件事情感到真正悔恨。我总是为将要发生的事,为今天或明天操心。
——加缪《局外人》








我的命运被发落,完全不征求我的意见。
——阿尔贝·加缪《局外人》



对于某种生活的记忆向我袭来,这种生活已经不再属于我,但我曾经在那里找到过我最简陋却最难以忘怀的快乐
——阿尔贝·加缪《局外人》





我并不绝望,我只不过是害怕,这很自然。
——加缪《局外人》





田野上万籁作响,直传到我耳际。夜的气味、土地的气味、海水的气味,使我两鬓生凉。这夏夜奇妙的安静像潮水一样浸透了我的全身。这时,黑夜将尽,汽笛鸣叫起来了,它宣告着世人将开始新的行程,他们要去的天地从此与我永远无关痛痒。
——加缪《局外人》





我们很少信任比我们好的人,宁肯避免与他们来往。相反,我们常对与我们相似、和我们有着共同弱点的人吐露心迹。我们并不希望改掉弱点,只希望受到怜悯与鼓励。
——加缪《局外人》







过分重视高尚行为,结果反而会变成对罪恶间接而有力的褒扬。因为那样做会让人猜想,高尚行为如此可贵,只因它寥若晨星,所以狠心和冷漠才是人类行为更经常的动力。
——加缪





好像这巨大的愤怒清除了我精神上的痛苦,也使我失去希望。面对着充满信息和星斗的夜,我第一次向这个世界的动人的冷漠敞开了心扉。我体验到这个世界如此像我,如此友爱,我觉得我过去曾经是幸福的,我现在仍然是幸福的。
——阿尔贝·加缪《局外人》





人们永远无法改变生活,什么样的生活都差不多。
——加缪《局外人》















当然,她有权利选择她所喜欢的。
——加缪《局外人》







故事——一个不愿意自我辩解的人。人们对他产生的看法更受他青睐。他死去时,唯有他始终意识到自身的真相——这种慰藉何其空虚。
——阿尔贝·加缪《局外人》









我站起身来,雷蒙使劲握住我的手,对我说,男人与男人,感同身受,心意相通。出了他的房间,我把门带上,在漆黑的楼梯口待了一小会儿。整幢楼房一片寂静,从楼梯洞的深处升上来一股不易察觉的潮湿的气息。我只听见血液的流动正在我耳鼓里嗡嗡作响,我站在那里没有动。沙拉玛诺老头儿的房间里,他那条狗发出低沉的呻吟。
——阿尔贝·加缪《局外人》



我觉得自己像是个多余的人、是个擅自闯入的人。
——阿尔贝·加缪《局外人》







我们都喘不过气来。卡车冲上码头高低不平的路面,在尘土和阳光中飞驰。
——阿尔贝·加缪《局外人》



What interests me is living and dying for what one loves.
我感到兴趣的是:为所爱而生,为所爱而死。
——加缪《鼠疫》





“我回答说,我们从来不能改变生活,无论如何,生活都是一样的,我在这儿的生活也不会令我不高兴。”
——阿尔贝·加缪《局外人》





通常情况下,选择献身艺术的人,都曾自视与众不同。然而他很快会发现,自己的艺术、自己的与众不同,往往就扎根在与所有人的相似中。
——加缪



远远地,我看见老萨拉玛诺站在门口,神色焦虑。走近后,我发现他没有牵着他的狗。他四处张望,原地打转,使劲朝黑黢黢的走廊深处窥探,嘴里嘀嘀咕咕,睁着他那双小红眼在街上搜寻。
——阿尔贝·加缪《局外人》



我希望今天夜里外面那些狗不要叫,否则我会以为是我的狗在叫。
——阿尔贝·加缪《局外人》











但是,在我目前所处的境况下,我自然不能以这种口吻和任何人说话。我没有权利对人表现出友好,也没有权利拥有善意。
——阿尔贝·加缪《局外人》









世界上没有任何事物是值得人们为了它而舍弃自己的所爱。然而,不知什么原因,我自己就像您一样,也舍弃了我的所爱。
——加缪




人心有一种不良的倾向,即只把摧残人心的东西称作命运。
——加缪《置身于苦难与阳光之间》




晚上,玛丽来找我,问我愿不愿意跟她结婚。我说我怎么都行,如果她想的话,我们可以这么做。于是她想知道我爱不爱她。我像上次说过的那样回答她,我觉得这种话毫无意义,不过,很有可能我的确不爱她。
——阿尔贝·加缪《局外人》



在巨大的灾难面前,未来已经成为那永远无法到达的彼岸,虚无缥缈。在没有未来的城市里,人们只能放弃忍耐和矜持,尽情满足自己的各种欲望。这样的狂欢场景实属必然。
——加缪《鼠疫》




但是由于这些长句,也因为他们一天又一天、一小时又一小时地谈论我的灵魂,我产生了一种印象,仿佛一切都变成了一摊没有颜色的水,看得我头晕眼花。
——阿尔贝·加缪《局外人》



“那为什么要娶我呢?”她问我。我跟她解释说这无关紧要,如果她想的话,我们可以结婚。再说,是她要跟我结婚的,我只是说可以。她说结婚是件严肃的事情。我反驳:“不是。”她沉默了一阵,一声不吭地望着我,然后她说话了,说她只是想知道,如果是另一个女人向我求婚,我和那个女人的关系就像和她一样,我会不会接受。我说:“当然。”于是她自问是不是爱我,在这一点上,我呢,我也无从得知。又一阵沉默之后,她自言自语说我是个怪人,她可能就是因为这一点才爱我,但或许有一天,她也会因为同样的理由讨厌我。我不说话,我没什么要说的。
——阿尔贝·加缪《局外人》



年轻时,我会向众生需索他们能力范围之外的:友谊长存,热情不减。如今,我明白只能要求对方能力范围之内的:陪伴就好,不用说话。
——加缪




“所有这些石头都渗透着痛苦,我知道。我每一次看到它们,心中都充满着忧虑。但我心底知道,你们当中最苦痛的人,就从这些晦暗的石头中看见过一张神圣的面容浮现出来。我想要求您看的,就是这张面容。”
——阿尔贝·加缪《局外人》











一下睁开眼睛,房间显得更加惨白。我眼前没有一丝阴影,每件东西、每个角落、每条弧线,都清晰到扎眼。
——阿尔贝·加缪《局外人》





在一个个生命凄然去世的养老院的周围,
夜晚就像是一个令人伤感的间隙。
——阿尔贝·加缪《局外人》



他们默默地看着我们,以他们特有的方式,完全就像是在看一些石头或者一些枯树一样。
——阿尔贝·加缪《局外人》







今天,热辣辣的太阳漫溢出来,这田野被晒得直打战,变得沮丧消沉、难以忍受。
——阿尔贝·加缪《局外人》






我又想了一会儿这些事,然后被房子里传来的钟声打断了。窗户后面一阵忙乱声,接着又安静下来。太阳在天空又升高了一点,我的两只脚开始晒得发热。
——阿尔贝·加缪《局外人》





晚上,走出办公室,我慢慢沿着河堤走。天空是绿色的,我感到很满足。尽管如此,我还是直接回了家,因为我想给自己煮些土豆。
——阿尔贝·加缪《局外人》




可是天那么热,一片光线如雨丝般从天而降,亮瞎人眼,就这么一动不动站在那儿也是受罪。
——阿尔贝·加缪《局外人》




在这样的地方,傍晚应该是一段忧伤的喘息。
——阿尔贝·加缪《局外人》



下午天气很好,但是马路油腻腻的,行人很少,依旧很匆忙。
——阿尔贝·加缪《局外人》








我感觉夏夜在我们晒成棕色的身体上流动,很舒服。
——阿尔贝·加缪《局外人》



之后的一切都进行得如此迅速、准确又自然,以至于我现在什么都记不得了
——阿尔贝·加缪《局外人》
我喝了咖啡,然后我想抽烟。可是我犹豫了,我不确定是不是能在妈妈面前这么做。我想了想,应该没关系。
——阿尔贝·加缪《局外人》











真正的生活是在撕裂内部出现的。生活,就是撕裂本身。
——加缪《置身于苦难与阳光之间》






我常想若是有人让我住在一根枯树干里,天天无事可做,只能仰望那一小块天空的变化,最后我也会慢慢习惯。人到最后什么事都会习以为常。
——加缪《局外人》




他怎么想的就怎么说,他拒绝掩饰自己的感觉,于是周围的人立马就感觉受到了威胁。
——阿尔贝·加缪《局外人》







多少人犯下罪行仅仅因为不能忍受邪恶。
——加缪




祸福相依,世上没有全然不幸的人。
——加缪《局外人》




屋子里很暖和,咖啡让我发热,门开着,飘进来一股夜晚和鲜花的气味。
——阿尔贝·加缪《局外人》



她正是因为这点才爱我的,但将来有一天也许会由于同样的原因而讨厌我。
——阿尔贝·加缪《局外人》





而在一个又一个的夜里,我耐心地等待着曙光把天窗照亮。最难熬的,是那个昏惑不明的时刻,我知道他们一般都是在那时候行动的。
——阿尔贝·加缪《局外人》



仿佛那场暴怒净化了我的苦痛,掏空了我的希望,在布满预兆与星星的夜空,我第一次敞开心胸,欣然接受这世界温柔的冷漠,体会到我与这份冷漠多么近似,简直亲如手足。
——加缪《局外人》




很多事情别想的那么糟糕,毕竟,还有阳光来温暖我们的骨头。
——加缪






话说回来,人是不可能永远那么理智的。
——加缪《局外人》




尽管如此,人生在世总是免不了有点罪恶感。
——加缪《局外人》




就这样,长时间的睡眠、回忆游戏、阅读那篇社会新闻,在日复一日昼夜光影变幻间,时间过得飞快。我曾读到在牢房里里待久了,会逐渐失去时间概念的说法,但那对我而言没有太大意义,当时我并不懂,原来日子能让人同时觉得漫长又短暂。
——加缪《局外人》












我现在感兴趣的,是想逃避不受我意志控制的进程,是想知道不可避免的事情能不能有一个出路。
——阿尔贝·加缪《局外人》




整栋楼寂静无声,从楼梯井的深处升上来一股昏幽的、潮湿的气息。我只听见耳朵里血液一阵阵流动的声音,我站着不动。在老萨拉玛诺的房间里,狗还在低声哼唧。
——阿尔贝·加缪《局外人》



当人迷途时,充满活力也是浪费自己的时间。 那些要背离世界的人,随他们去吧。我不抱怨,因为我看着我诞生。
——加缪




沥青在太阳的暴晒下爆裂开来,脚一踩就陷了进去,留下一个个裂口,上面还有泥浆油光发亮。
——阿尔贝·加缪《局外人》



The evil that is in the world almost always comes from ignorance, and good intentions may do as much harm as malevolence if they lack understanding.
人世间的罪恶几乎总是由愚昧无知造成,如果缺乏理解,好心能造成和恶意同样大的危害。
——加缪《鼠疫》




我不是不知道,三十岁死或者七十岁死,并没有什么区别,因为不论是哪种情况,别人都会继续活下去,这是自然而然的事情,几千年来都是这样。总之,没有什么比这更清楚了。
——阿尔贝·加缪《局外人》



不存在不通过自我蔑视就超越的生命。
——加缪






生存本身就是对荒诞最有力的反抗。
——加缪




阳光和海上的尘埃在它周围罩上一圈炫目的光环。我想到那岩石后面的清凉泉水,想再听听这淙淙的流水声,想躲避太阳,想不再费力往前走,想不再听到女人的哭声,想找一片阴凉的地方,休息一下。
——阿尔贝·加缪《局外人》




最难熬的当属那朦胧的破晓时分。
--《局外人》




这样的欢乐终究是处在威胁之中的,他了解这些处在欢乐之中的人们看不见的东西,他知道人们能够在书上看到这些话:鼠疫杆菌绝不会死亡,也绝不会消失,它们能够在家具或者衣物里潜伏数十年之久它们在房间里、地窖中、行李箱里、手帕上或者废纸堆里,它们耐心地等待着,等待着冥冥中的指令或者人类的不幸,到那时,也许将来有一天,疫神会唤醒它的鼠群,送它们到某个幸福的城市里播撒死亡。
——阿尔贝·加缪《局外人》








从我遥远的未来,一股暗潮穿越尚未到来的光阴冲击着我,流过至今我所度过的荒谬人生,洗清了过去那些不真实的岁月里人们为我呈现的假象
——加缪《局外人》




总的来说,大家都不太喜欢他。但是他常常和我说话,有时候还来我家坐坐,因为我会听他说话。再说,我也没有任何理由不跟他说话。
——阿尔贝·加缪《局外人》




当天空泛出色泽,新一天悄悄钻进我的房间时,我觉得她说的真是有道理。
——阿尔贝·加缪《局外人》




“如果我们走得慢,可能会中暑;但是如果走得快,就会浑身是汗,到教堂就会感冒。”她说得对。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阿尔贝·加缪《局外人》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是千真万确的;但是,从另一方面来看,我也得承认,一个完美安排的全部秘密就在于此。
——阿尔贝·加缪《局外人》




从街道两旁的榕树上空望去,天空清澈,但并不亮堂。
——阿尔贝·加缪《局外人》




我看着周围的田野。通往天际山岭的柏树成排矗立在红绿交杂的土地上,零星散布的房子错落有致。
——阿尔贝·加缪《局外人》



一个人对大家感兴趣的问题也不可能关注那么久。
——阿尔贝·加缪《局外人》






太阳晒得我两颊发烫,我觉得汗珠在我眉毛里积聚了起来。
——阿尔贝·加缪《局外人》




我已经很久没有来乡下了,要不是因为妈妈的事情,这会儿去散散步该多惬意。
——阿尔贝·加缪《局外人》






诞生到这个荒谬世界上来的人惟一真正的职责是活下去,是意识到自己的生命,自己的反抗,自己的自由,一个人不能永无止境地忍受寒冷。
——加缪




在我所度过的整个这段荒诞的生活里,一种阴暗的气息穿越尚未到来的岁月,从遥远的未来向我扑来,这股气息所过之处,使别人向我建议的一切都变得毫无差别,未来的生活并不比我以往的生活更真实。
——阿尔贝·加缪《局外人》



判断生活是否值得经历,本身就是在回答哲学的基本问题。
——加缪
















我好像是两手空空,一无所有,但我对自己很有把握,对我所有的一切都有把握,比他有把握得多,对我的生命,对我即将来到的死亡,都有把握。是的,我只有这份把握,但至少我掌握了这个真理,正如这个真理抓住了我一样。我以前有理,现在有理,将来永远有理。
——加缪《局外人》





这个没有爱情的世界真好比死人的世界,总有一天人们会厌倦监狱、工作和勇气,去找回可人的面庞和柔情似水的心曲。
——加缪《鼠疫》






“一切都是简单的,是人自己使事物变复杂了。”
——加缪




萨拉玛诺生活于过去,却永远地丢弃了当下。
——阿尔贝·加缪《局外人》



夜色越来越浓,街区不知不觉就空了。
——阿尔贝·加缪《局外人》



她没说什么,我就这样待着。整个天空尽收我眼底,天空是蓝色的,泛着金光。
——阿尔贝·加缪《局外人》




接下去马松说话了,人们已经不怎么听了,他说我是个正直的人,“他甚至还要说,是个老实人”。等到萨拉玛诺,就更没有人听了。他追忆说我对他的狗很好,当问到关于我母亲和我的时候,他回答说我和妈妈无话可说,也是因为这样,我才把妈妈送进了养老院。“可以理解,可以理解啊。”萨拉玛诺说。但是似乎没有人理解。他被带出去了。
——阿尔贝·加缪《局外人》



亲爱的朋友,牺牲者会被遗忘、被讥讽或被利用,三者必居其一;至于被理解,则不可能。
——加缪




想象过于着重于回忆,当对幸福的憧憬过于急切,那痛苦就在人的心灵深处缓缓升起。
——加缪《鼠疫》




重要的不是永恒的生命,而是永恒的活力。
——加缪《鼠疫》




周围是单调的颜色——开裂的柏油是黏糊糊的黑,人们的衣着是死气沉沉的黑,车子是油光发亮的黑。
——阿尔贝·加缪《局外人》





“与其说是真正的悔恨,不如说是某种厌烦”。
——阿尔贝·加缪《局外人》





车子上了漆,长方形,油光发亮,让人想起铅笔盒。
——阿尔贝·加缪《局外人》




这个假设中令人苦恼的是,必须将我血液和肉体的冲动控制得不那么狂热,不因为发狂的快乐而使我双眼灼痛。我必须竭力压制住这种呐喊,对它进行理智的思考。在这种假设中,我还要表现得一如平常,这样才能使自己更能接受第一种假设。一旦我成功做到了,我就能赢得一小时的安宁。
——阿尔贝·加缪《局外人》




我感到自己的心已经对外封闭,甚至无法回答她的微笑。
——阿尔贝·加缪《局外人》




透过他半开半闭的眼皮,我隐约地看见他的目光时不时地一闪。然而大部分时候,我看见的是他的脸在我眼前的一片腾腾热气中晃动。海浪的声音更加慵懒了,比中午时候更加平和。还是那同一个太阳,还是那一片光亮,还是那一片伸展到这里的沙滩。两个钟头了,白昼纹丝不动;两个钟头了,白昼在这一片金属般被炙烤过的海洋里抛下了锚。天边驶过一艘蒸汽小轮船,我是因为瞥见一个小黑点而这么猜测。
——阿尔贝·加缪《局外人》



他想知道我是如何设想另一种生活的。于是,我朝他嚷了起来:“就是那种我可以回忆现在这种生活的生活。
——加缪《局外人》






是不是他朋友我无所谓,但他看起来真的很希望我们成为朋友。
——阿尔贝·加缪《局外人》






我看见她有点儿焦虑的脸上泛起了微笑。但我感觉我的心已经与世隔绝,我甚至没有能够回应她的微笑。
——阿尔贝·加缪《局外人》






他自己表达的,确实是他在日复一日的思虑和苦痛中凝结起来的东西,他想传达给对方的,也是长期经受等待和苦恋煎熬的景象。对方却相反,认为他那些感情都是俗套,他的痛苦俯拾即是,他的惆怅人皆有之。
——加缪






在这种极端孤单的情况下,终于没有人再指望邻居来帮助自己,各人都是心事重重地独处一隅。假如我们中间有一个人偶尔试图在人前谈上几句心里话,流露出一些情绪,那么不管对方回答些什么,其结果十之八九都反而会刺伤他的心。他会发觉他和谈话对象之间没有共同的语言。一个讲的确实是他整整几天来思念和痛苦所凝成的语言,他想表达的是长期受到等待和激情煎熬的形象,而另一个却认为他发的只是些老生常谈的牢骚,谈的是那种比比皆是的苦闷,人人都有的伤感。
——加缪《鼠疫》




但是,真正的生活是在这撕裂的内部出现的。它就是这种撕裂本身。就是在光的火山上翱翔的精神,是公平的疯狂,是适度的筋疲力尽的不妥协。
——加缪《鼠疫》




我们听说过的责任只有一个,那就是爱。
——加缪




不,我们所受的最残酷的折磨总有一天将结束。一天早晨,在经历了如此多的绝望之后,一种不可压抑的求生的渴望将宣告一切已结束,痛苦并不比幸福具有更多的意义。
——加缪《置身于苦难与阳光之间》






走向我的东西并不是对更加美好的日子的希望,而是对于一切、对我自己纯净而又原始的冷漠。但是,应该粉碎这过于柔软、过于容易的曲线。我需要我的清醒,是的。一切都是简单的,是人自己使事物变复杂了。
——加缪《置身于苦难与阳光之间》




攀登顶峰,这种奋斗的本身就足以充实人的心。人们必须相信,垒山不止就是幸福。
——加缪






占有欲只是要求持续的另一种形式。正是它造成爱情的无力的狂热。
——加缪




You know what charm is: a way of getting the answer yes without having asked any clear question.
所谓魅力就是没有问明确的问题就得到肯定的回答。
——加缪




他们看上去更庄重一些,他们还在笑,但不时也会表现出疲惫和游离。
——阿尔贝·加缪《局外人》





我们心灵深处始终存在的空虚感确是一种流放之感,一种明确清晰的情绪,一种焦心的回忆之箭,一种荒诞不经的妄想,不是妄想年光倒流就是相反地妄想时间飞逝。有时候我们让自己陶醉于幻想境界,设想自己在愉快地等候亲人回来的门铃声或楼梯上熟悉的脚步声,再不然便是故意把火车不通的事忘掉,在平时乘傍晚快车来的旅客应该到家的时刻,赶回家中等候亲人。

——加缪《鼠疫》




一切,没有一个生灵属于我,没有一个地方能缝合这伤口。我在这里做些什么,这些姿势与笑容有什么意义?我不属于这里——也不属于别处。此后世界仅仅是一片未知的风景,在那里我的心再也无法找到依托。
——阿尔贝·加缪《局外人》










先是听见一个女人的尖嗓门,接着只听雷蒙说:“你不尊重我,你不尊重我,我要教你怎么尊重我。”几声沉闷的声音之后,女人叫了起来,叫得极其凄厉,楼梯口立刻站满了人。
——阿尔贝·加缪《局外人》










































那儿的阳光依旧火红炽热。沙滩上,大海急速地呼吸着,被细小的浪花压得喘不过气。我慢慢朝着岩石走去,我感觉我的额头被太阳晒得肿胀起来。全部的热气压着我,让我无法往前走。每当我感到一大股热气向我脸上扑来,我就咬紧牙关,握紧揣在裤兜里的拳头。我全身紧绷,决意要战胜太阳和它带给我的昏昏沉沉的迷眩。从砂砾上、雪白的贝壳上或是一片碎玻璃上反射出来的光,像一把把利剑劈过来,每闪一下,我的牙关就收紧一下。我走了很长时间。
——阿尔贝·加缪《局外人》



我有点儿迷失在这样的天地之间。阳光、皮革味、马车的马粪味、油漆味、香炉味、一夜没睡的疲惫,这一切都让我两眼模糊、神志不清。
——阿尔贝·加缪《局外人》





失去了希望,并不意味着失望。大地的火焰完全可以与天堂的芬芳相媲美。
——加缪








我们在海滩上走了很久。太阳已经炽热难耐,阳光在沙滩和海面上散落开来。
——阿尔贝·加缪《局外人》





贝莱兹最后在快到村子的地方追上我们时的那张脸,他那因为不安和痛苦而流下脸颊的大滴泪水。
——阿尔贝·加缪《局外人》




也因为我们一直没有打开百叶窗,已经大亮的天色照在我脸上,像是一记耳光。玛丽高兴得直蹦跶,不住地说天气真好。我感觉好了一些,发现自己很饿。
——阿尔贝·加缪《局外人》






海滩上阳光也是火热的。大海在急速而憋闷地喘息着,层层细浪拍击着沙岸。我漫步走向那块岩石,感到脑袋在太阳照射下膨胀起来了。周围的酷热都聚集在我的身上,叫我举步维艰。每一阵热风扑面而来,我就要咬紧牙关,攥紧裤子口袋里的拳头,全身绷紧,为的是能战胜太阳与它倾泻给我的那种昏昏然的感觉。从沙砾上、白色贝壳上、玻璃碎片上,射出来的反光像一道道利剑,刺得我睁不开眼,不得不咬紧牙关。就这样,我走了好久。
——阿尔贝·加缪《局外人》














感觉自己淹没在一阵噪声和尘埃中,我什么都看不见,只感到这种奔跑中混乱的冲动,身边尽是绞车、机器、天际晃动的桅杆和一路排开的轮船。
——阿尔贝·加缪《局外人》










矛盾就在此,人拒绝现实世界,但又不愿意脱离它。事实上,人们依恋这个世界,他们中的绝大多数都不愿意离开这个世界。他们远非要忘记这个世界,相反,他们为不能足够地拥有这个世界而痛苦。这些奇怪的人,除了在瞬间即逝的圆满时刻中,整个现实对他们来说都是不完善的。他们的行为躲开他们而进入其他行为中,回过来以意外的面孔来审视他们,并且像坦塔罗斯的水一样向着尚不为人知的河口流去。
——加缪《置身于苦难与阳光之间》


















面对着这个充满星光和信息的夜,我第一次向这个冷漠而动人的世界敞开了心扉。
--《局外人》




能让我记起这一世的,就是我想象的来世; 我知道这世界我无处容身, 只是,你凭什么审判我的灵魂。
——加缪《局外人》




“一个人只要学会了回忆,就再不会孤独,哪怕只在世上生活一日,你也能毫无困难地凭回忆在囚牢中独处百年。”
——加缪《局外人》

Copyright (a) 2008-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09002345号

浙公网安备 330103020007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