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正原电子 联系我们 收藏网站
在线客服
 杭州正原电子有限公司-正原牌智能卡读写设备,一卡易门店营销系统,会员营销系统,条码打印机,条码扫描器,条码标签碳带,医用腕带,身份证阅读器,生物识别系统考勤机,消费机,门禁机,智能停车场系统,易订饭餐饮云SAAS平台,一卡通工程
《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2) 2021-05-11点击次数:4524

BGM: Richard Strauss "Also sprach Zarathustra"



同事摄影分享,2021年3月27日傍晚、2021年4月24日下午拍摄于杭州钱江世纪公园。2020年9月20日下午参加杭州解百索尼α摄影俱乐部组织的摄影活动,拍摄于杭州馒头山社区




背景音乐赏析
理查.施特劳斯的交响诗《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创作于1896年,是他最为著名的交响诗之一,首演于德国的法兰克福。这部作品是作曲家根据尼采的同名哲学名著自由创作而成的,它描写了无神论者从唯心走向唯物的一个富于哲理的过程。全曲共分九段,第一段“日出”的标题是理查.施特劳斯自己加上的。这段仅有短短1分30秒左右的音乐,把一轮红日喷薄而出的情景刻画的极为深刻。由于这段音乐具有的宏伟气势和艺术表现力,常常被喜爱音响的人们作为音响器材试机的音乐片段。




理查.施特劳斯这样解释说:我的意图并不是去写一部哲学性的音乐,也不打算用音乐来描绘尼采的伟大著作,我的想法是以音乐为手段来表达人类的发展。从人类的起源,通过各个不同的发展阶段,宗教的和科学的,直到尼采关于超人的想法。在这部作品首演的节目单中,施特劳斯为各段落撰写的说明是:第一乐章“日出”,人类感觉到上帝的威力,但仍然在渴望。他(指尼采笔下的超人)陷入激情;第二乐章,心神不宁。他转向了科学,试图用一首赋格(第三乐章)来解答人生的问题,然而徒劳无益。接着响起了悦耳的舞曲,他变成了个别的人,他的灵魂直上云霄,而世界在他之下深深下沉。这部作品在引子“日出”之后,包括连续不间断的八段音乐,它们各采用一个尼采原著中的章节标题来命名:1.来世之人;2.渴望;3.欢乐与激情;4.挽歌;5.科学;6.康复;7.舞之歌;8.夜游者之歌。



理查.施特劳斯的《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当中没有情节,它是一首关于抽象思想的交响诗,理查.施特劳斯在两个差异很大的调性(代表人的B调和代表自然的C调)的转换和相互对立的基础上,赋予这首交响诗戏剧性的音乐冲突。 这首交响诗以管风琴低沉的C音延长了四个小节开始,由此引出了大自然的动机,四支小号在大调、小调间交替转换,随后定音鼓敲出雷鸣般的三连音。这就是生动的引子——日出,也可以认为是人生的开始;经过了追求爱情的悲哀和追求科学的徒劳,“超人”终于摆脱了常人惯有的烦恼而进入到“舞之歌”的欢乐境界。最后的“夜游者之歌”,高音声部的木管和小提琴奏出B大调和弦,而低音提琴在C大调上的拨奏,象征着“超人”的灵魂在上升,世界则在他的下面沉沦。



如果你仔细看看那些让你觉得骄傲的特质,你会觉得轻视,而那是一个人身上所能发生的最伟大的事情,因为只有在那个轻视之后你才会努力超越人类,而朝向超人之路前进。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若你一项美德,而那是你特有的美德时,则千万不要与人共享。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我身上带着许多锈得最严重的钥匙,也知道如何用它们来开启最破旧的门。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我喜欢智慧,往往太喜欢了:这是因为她十分强烈地让我想起了生命!
——尼采《查拉特斯图拉如是说》




善人的愚蠢是深不可测的。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哪有生命,哪里便有意志,但不是生存意志,而是强力意志。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男人的灵魂深处是罪恶,女人的灵魂深处是卑劣。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我感到难过,不是因为你欺骗了我,而是因为我再也不能相信你了。
--尼采《天才的激情与感悟》


许多伟大的思想,就其表面来看,似乎与风箱没有什么两样,但当其鼓胀作响时,内里却空空如也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在意志自由中,为个人蕴藏着分离的、脱离整体的、绝对无限制的原则;但宿命又把人置入同整体发展的有机联系之中,并且试图统治人,迫使人自由地发展反作用力。无宿命的绝对自由使人成为上帝,而宿命论的原则却使人成为自动机器”。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只要有市场的地方,就没有孤独。我的朋友,躲入你的孤独中去吧!我看出你既被大人物的喧嚣声吵得震耳欲聋,而又备受小人的暗箭刺伤。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高贵者绝不使人受窘——而他自己却在所有苦难者的面前感到无地自容。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我不喜欢那些紧张的心灵,同时也讨厌那些钻牛角尖者。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被妒嫉之火包围著的人,最后会像蝎子一样,把毒刺转过来刺自己。
——Friedrich Wilhelm Nietzsche《Also sprach Zarathustra》




我祈求我的高傲要永远伴随我的智慧。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如果我们连自己都不爱,又怎会去爱别人。
哪怕只爱自己一点点也比没有好,所以要坚定地自爱。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女人必须听从,为她的表面寻求深度。女人的感情是表面的,是浅水面上易变的波动的一层薄膜。
男人的感情却是深刻的,他的奔流在地下洞穴中哗哗作响:女人隐约感到他的力量,但并不理解他。
——尼采《查理图斯特拉如是说》




当你进入你的主体性时,几千种的可能性就因此开放了。你开始沐浴在全新的经验之中,你甚至做梦也无法想象到那些经验。狂喜、喜乐、和平,那是一种活的宁静,那是一种有音乐在其中的宁静,它是一种无声的音乐,它也是一种往所有方向流动、不针对任何人的爱。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我不断越过那些因循者与迟缓者,而使我的前进变成他们的落后。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最高的道德是难得而无价的,同时还散发着柔和的光泽。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凡被拥有的一切对其拥有者都是深藏不露的,属于自己的珍藏总是要到了最后才会被挖掘出来。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只有那登上最高山巅的人,才能嘲笑生命中所有真假游戏的悲哀。
——尼采《查拉图斯特如是说》




高处并不可怕,可怕的是陡峭的斜坡。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然而,我是生活在自己的光里面,我不断啜吸进自我内心的火焰。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你们所谓的权力、金钱、权威的快乐只不过是一种偏头痛而已。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真正的男人想要的有两样:危险和游戏。因此他想要女人,作为最危险的游戏。
——尼采《查理图斯特拉如是说》




从脚步上可以看出一个人是否已经走上了他自己的轨道:你们就看我走路吧!接近其目标的人翩翩起舞。
——尼采《查拉特斯图拉如是说》




开心的时候你就会忘记一些无聊的琐事,对别人厌恶憎恨也不那么挂怀,而且喜悦还能感染到周围更多的人。欢乐吧,让人欢歌笑语。喜悦吧,人生处处都是希望。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如果我们选择意识,所有的无意识与黑暗就能够消失。生活在黑暗的山谷是我们的选择。如果我们决定活在阳光普照的山峰,也没有人能够阻止我们,因为那也是我们的潜能。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你们还没有去寻求自己,就先来找我。所有的信徒都是这样,故而一切信仰也就不足取了。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即使他们努力的想让人类醒来,他们叫喊的地方还是在阳光普照的山峰上。人类是如此的耳聋、眼瞎,以至于他不可能了解那些站在更高意识阶段之人所讲的话。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整个太阳的爱便是纯粹无邪与创造性的欲念。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轻松地生活的人最懂得生活的乐趣。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我们通常是用我们的爱来超越嫉妒。我们通常是用攻击和敌意来隐藏我们的脆弱。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在我身边总有一个多余的人。”——隐修者这样想。“原先总是一个人——时间一长就成了两个人!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两座山之间的最短距离便是两个山峰之间的距离。但是你必须有双长腿,才有办法跨越这条路线。格言无异于山的峰顶,而它所听说的对象应当是高大非凡的。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猿猴之于人算是什么?一个可笑的祖系,或是一件耻辱。人之于超人又何尝不是如此。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我的轻蔑与期望与日俱增。我愈升高,便愈鄙视那在攀爬的人,他们究竟想到高处寻找什么呢?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谁看见深渊,但是用鹰眼去看;谁用鹰爪去抓深渊:谁就有勇气。
——尼采《查拉特斯图拉如是说》



如果你们想找到通往自由之路,就必须求救于比那些救主更伟大的人!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只有活生生的、跳着舞的到达你那里的真理,才有能力使你超越目前的意识状态。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像月亮一样地热爱大地,只用眼睛来感受它的美。而这就是我所说的万物之无瑕的概念:对万物不存任何妄想,而只求能置身于它们的面前,就如置身在一面千眼之镜的面前一样。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谦逊基于力量,傲慢基于无能。
——尼采




人的精神有三种境界:骆驼、狮子和婴儿。第一境界骆驼,忍辱负重,被动地听命于别人或命运的安排;第二境界狮子,把被动变成主动,由“你应该”到“我要”,一切由我主动争取,主动负起人生责任;第三境界婴儿,这是一种“我是”的状态,活在当下,享受现在的一切。
——尼采




成熟不过是个性被磨去了棱角,变得世故而圆滑了。
——尼采




我走在命运为我规定的路上,
虽然我并不愿意走在这条路上,
但是我除了满腔悲愤的走在这条路上
别无选择
——尼采




深奥的知识如一股寒流。精神的内在之泉是冰冷的——却能令酷热的手感到舒爽。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他的知识还没有学会笑和不嫉妒,他那奔放的热情也尚无法在美之中归于宁静。美之于英雄正是最难能可贵的事。一切狂热的意志都无法获得美。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他们都在追求那宝座,似乎幸福就坐在其上。其实,坐在宝座上的往往是污垢——因为宝座也多半置于污秽之中。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我钟爱那些非凡的轻蔑者,因为他们正是非凡的崇拜者,以及渴望彼岸的羽箭。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凡使其能够主宰、征服与光耀一切,并招致邻人的惊恐与嫉妒的事物,便是万物之最高与最先者,同时也是衡量万物的标准。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差不多所有的人都自认在道德方面有他的份儿;至少人人都想自居为辨别“善“与“恶“的行家。
——Friedrich Wilhelm Nietzsche《Also sprach Zarathustra》




他们那颗狭小的心在想:“一切伟大的存在都是有罪的。”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在某个快乐的时候,我的纯洁曾对我说:“一切对我而言都是神圣的。”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漫长的黄昏就要来临了,我该如何在这段时间中保持我的光明不辍呢?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只有在舞蹈中我才懂得说出最高尚事物的比喻。
——尼采《查拉特斯图拉如是说》




你不仅要向前,同时也要向上繁衍自己。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这个人之所以进入左邻右舍,乃是为了寻找自己;而别人之所以进入左邻右舍,则是为了摆脱自己。你们荒谬的自爱,使你们的孤独形成一座监狱。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人是一根绳索,系在动物与超人之间——一根悬于深渊之上的绳索。
——尼采《查拉特斯图拉如是说》




爱远处的人和未来的人胜过去爱邻人,而对万物和幻影的爱则高于对人类的爱。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在山上住了十年之后,查拉图斯特拉达到了单独而产生的狂喜、纯洁、独立——这是他有别于其它的觉醒者的独一无二之处:当他们发现了,他们还是停留在高处。查拉图斯特拉开始「向下走」,他回到群众之中。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凡是追求盛名的人,应当适时舍弃那些虚浮的荣耀,而表现出难得的艺术——及时而退。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时间一逝不返,而所有会朽灭的都仅仅是一句谎言而已。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这些今日之人,他们不过是使我发笑的异乡人罢了。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比起坚持自己是正确的来说,承认自己是错误的要更加高尚,尤其是当这个人确实是正确的时候。只是一个人必须十分丰富才能做到那样。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我钟爱行而后言、践履甚于允诺的人,因为他追求着他的自我完成。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我是肉体,也是灵魂。”——小孩这样说,可人们为何不像孩子们一样说话?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还有一些人以他们的一把正义自豪,为了这种正义,他们对一切事物大干其罪恶勾当…当他们说:“我主持正义,“听起来总像在说:“我出了口气!“他们想用他们的道德把他们的敌人的眼睛挖出;他们抬高自己,只为了压低别人。
——Friedrich Wilhelm Nietzsche《Also sprach Zarathustra》




在我的心中确实有一个湖——一个幽静而自足的湖,然而我的爱之流水却牵引它奔向大海。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将你的爱和创造力都带到你的孤独中去吧,我的兄弟,公道自会慢吞吞地跟在你的后面。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等我学会了飞翔,便不需要推动就可从一处移到另一处。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对于每个灵魂,都有一个不同的世界;对于每个灵魂,每个另外的灵魂就是一个背面世界。
——Friedrich Wilhelm Nietzsche《Also sprach Zarathustra》







啊,你们这些伪善者、贪婪者缺少纯洁的欲念,因此你们要诽谤欲念。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我钟爱那心灵过于丰实而忘己,且与万物合一的人,如是,万物乃成为他的归宿。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你并不自由,同时也仍然在寻找自由。废寝忘食地寻找,使得你时刻保持着清醒。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充满爱心者若是不能超越他的怜悯之情,则将是一件十分可悲的事! 所有的大爱都凌驾于怜悯之上,因为他想创造所爱的一切。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总有一天孤寂将会使你厌倦,你的骄傲将会扭曲,你的勇气将会咬牙切齿。有朝一日你会呐喊:“我孤独!”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女人最憎恨什么呢——就像铁块对吸铁石说:‘我最憎恨的就是你,因为你吸引着我却没有足够的力量把我拉到你那儿去。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在群众中你可以发现自己是寂寞的,但是却永远是不单独的。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爱者的爱是超越报答和报仇的。
——尼采《查拉特斯图拉如是说》




许多短暂的疯狂——即是你们所谓的爱情,因着你们的结婚而结束,然而代之而起的却是长久的愚昧。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你这个孤独者所走的是求成为一个充满爱心的路。充满爱心者因为轻蔑现存的一切而想创造新的!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但愿孤独的高处并不永远孤独和自足,也但愿高山能降临深谷,高处的风也能吹至平地。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可是任何深刻的认识都是很冷地流动的。精神的最深处的泉水是冰冷的。
——尼采《查理图斯特拉如是说》




伟大的太阳啊,如果你失去了所照耀的人们,还有何幸福可言呢?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大胆,不担心,嘲笑,强硬—智慧要求我们如此;智慧是女性,只喜爱战士。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我是奔流旁边的栏杆,能抓紧我的人,抓住我吧!可我不是你们的拐杖。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不错,我们有过丰收,然而为什么我们所有的果实都腐烂而枯黄了呢?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在目睹苦难者所受的不幸——我因他们的羞愧而羞愧,而在帮助他的同时,我已深深地伤到了他那颗高傲的心。不妨羞愧地接受别人的施与,以接受施与来表现你的与众不同吧!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我是路边的扶手,谁能扶得到我,便扶吧,我不是谁的拐杖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短期间的许多蠢事——在你们中间被称为恋爱。而你们的结婚则是一件长期的蠢事结束许多短期的傻事。
你们对女性的爱以及女性对男性的爱:唉,但愿那是对充满苦情,蒙着面纱的神邸们的同情!不过,大多数乃是两个动物互相猜测对方的心情。
——尼采《查理图斯特拉如是说》




在你们的四周有五十面镜子,正献媚地映出你们那五彩缤纷的游戏!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肉体十分理性地净化它自己——它想用知识来提升自己。悟道者将他的一切本能都予以神圣化,而超越者其内心则充满喜悦。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对任何人而言,一个高贵者总是有碍于他的。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两个人的意志,就是要创造一个胜于他们自己的后代,作为这种意志的愿望者,彼此互相尊敬,我称之为结婚。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我倦怠于我的智慧,如同蜜蜂采集了太多的蜜。
——尼采《查拉斯图拉如是说》




寻求的人易于迷途。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你们问 :什么是善 ?勇敢就是善 ;让小姑娘来说 :可爱而且同时令人感动的就是善。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失败的时候你就会想起这事是为了谁,为了什么事,以此来推卸责任,减轻自己的罪恶。成功的时候就觉得不关谁的事,为自己大唱颂歌,认定一切都是自己的功劳。但这一切终究是为了自己,是纯粹、主动地为爱去做事,不要给自己找那些“为了……”之类的借口。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和世人一起生活是困难的,因为沉默是如此困难。
——尼采《查理图斯特拉如是说》




多和人交谈,不是日常琐碎而是你想要相信的东西,在推心置腹中才能更了解自己。
把交谈对象当做朋友,尊重他,并且对其人品向往,这就是你提高自己人格的重要过程。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只要是真理之水,不管如何污秽,也要纵身跃入。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一个人只有当他拥有自己的弓箭和弓弦的时候才能安安静静坐下来,否则这个人就要尖声嚷嚷四处吵闹。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虚假的价值和虚妄的语言:对于凡人乃是最凶恶的怪物,--在它的内部有灾难在长期沉睡著,等候著。
——Friedrich Wilhelm Nietzsche《Also sprach Zarathustra》




男人应当训练来做战士,女人应当培养来供战士消遣,其余一切概是愚蠢!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在他们那里,一切都在说话,不再有人懂得理解。一切都掉进水里,但不再有东西掉进深井。
——尼采《查拉特斯图拉如是说》




受苦的人能因不目睹自身的痛苦而浑然忘我,对他来说,这是一种陶然的喜悦。同样地,世界之于我也曾是一种陶然的喜悦和忘我。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确实,人是一条不洁的河。要能容纳不洁的河流而不致污染,人必须是大海。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真正刚强的人虽也知道恐惧,却会克服它,他总是傲然望着深渊。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心中充满妒火的人就像蝎子一样,最后会将毒刺转向自己。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Man muss noch Chaos in sich haben, um einen tanzenden Stern gebären zu können.
一个人的内在留有混沌,才会诞生一颗舞动的星。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我钟爱那些人,他们像一颗颗自天顶乌云中降落的沉重雨点,预报着雷电之即将到来,并如预言者般地逝去。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我太热了,被自己的思想灼烫着,常常因此而窒息。于是我不得不到户外去,离开一切尘封的屋子。但他们冷漠地坐在阴凉的暗影里;他们小心翼翼不坐到太阳晒烤的台阶上去。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我确实是有着幽深树木的黑暗的森林:可是不畏惧我的黑暗的人,也会在我的柏树下面看到玫瑰花的斜坡。
——尼采《查理图斯特拉如是说》




大地仍为伟大的灵魂而开放着,还有许多地方可供隐士们独自或结伴潜居修行,那里洋溢着宁静之海的气息。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这个世界,这个永不完美的世界,一个永远矛盾的映像,缺憾的映像——对不完美的造物主来说是一种醉心的乐趣——我曾以为世界就是这样。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创造者所寻找的是同伴,不是死尸,也不是羊群,不是信徒,创造者所寻找的是共同创造者,他们要把新的价值写在新的碑上。
创造者寻找的是同伴和共同收获者;因为在他那里,一切都已成熟,只等着收获了。但是他还少一百把镰刀,他没办法去收获,所以他异常愤怒地去拔那些麦穗。
创造者寻找的是同伴和那些会把镰刀磨得锋利的人,可是人们却视这些人为毁灭者和轻蔑善恶者。而事实上,他们才是收获者和庆祝丰收者。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万物在善恶的彼岸,在永恒的泉边接受洗礼,而善与恶本身,不过是中间的影子、被泪水沾湿的忧伤、浮云。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能有如法官一样地判断别人,对他们来说是一种莫大的快乐。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世上有许多污秽之物,这是真的!可却不能说世界本身是污秽不堪的巨大怪物!世上有许多东西散发恶臭,但其中也含有智慧;噁心本身会创造翅膀和预感到泉水(快乐之泉)的力量。
——Friedrich Wilhelm Nietzsche《Also sprach Zarathustra》




当心!不要迎着风吐口水!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什么是艰苦?它像骆驼一样跪下并希望自己被满满地装载。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可是你所能遇到的最坏的敌人总是自己;你自己躲在山洞里和森林里等待着你。
——尼采《查理图斯特拉如是说》




精神获得解救的人还必须净化自己;在他的身心里还残留着许多潮湿的,腐臭发霉的气息;他的眼睛还必须保持清澈。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道德在于他们便是使人谦卑与驯服,以此,他们使狼化为犬,人便成为最好的家禽了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能教人类飞翔者终将转移所有的路标。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就像那些站在街头张着嘴注视来往行人者一样,他们也伫立在那里,并且目瞪口呆地看着别人的思想。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魔鬼曾经对我如是说:甚至上帝也有他的地狱:那就是他对人类的爱。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趋向终点的人会庆幸自己即将成为一个走完全程者。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当同情之水涨的越来越满溢时,浮上水面的总是极大的愚蠢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我在孤独身边呆得太久了,竟使我忘掉了沉默!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确实,世人给自己定出一切善与恶。…
世人首先把价值纳入事物之中,以维护自己,--他首先给事物赋予意义,人的意义!因此他宣称自己为“人“,也就是评价者。
——Friedrich Wilhelm Nietzsche《Also sprach Zarathustra》




我劝你们不要一味工作,而必须起来战斗。我劝你们不要只图和平,而必须追求胜利。让你们的工作成为一种战斗,让和平成为一种胜利吧!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我的兄弟,那走在你前头的幻影比你美好得多,何不赋予它你的骨与肉呢?然则你却害怕,而躲到邻人中去。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最高处的夏日、清凉的泉水,以及幸福的宁静。这就是我们的高处和我们的家。对于不洁者而言,我们的住所太过险峻了。真的,这里没有可供不洁者栖身的住所!我们的幸福之于他们的肉体和精神,无异于一个冰洞。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美之音调却是纤细的,它只传送给最清醒的灵魂倾听。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无花果从树上落下来,它们又好又甜;在它们落下的时候,红色的果皮开裂了。我是把成熟的无花果吹落的北风。
——尼采《查理图斯特拉如是说》




人类为了自存,赋予万物以价值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我们对他人采取最不公正态度的,并不是那种为我们所讨厌的人,而是对那种我们毫不相干的人。
——尼采《查理图斯特拉如是说》




倘若我处处提防人类,那人类怎么可能作我的气球之锚呢!否则,我将很容易被引向高远的地方。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我的一切感受,总是处于痛苦和牢狱之中:可是,我的愿望总是以我的解放者,给我带来喜悦者的姿态光临。
愿望使人获得解放:这就是关于意志和自由的真正的教义。
——尼采《查理图斯特拉如是说》




我早已知道,魔鬼会伸腿把我绊倒。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现在告诉我,黄金是如何拥有最高的价值的?因为它罕有而又无用,闪闪发光而又光芒柔和,它总是拿自己来做馈赠。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所有的不朽,不过是个比喻而已!不过是诗人们的花言巧语。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创造——乃是痛苦的解脱与生命的慰籍。为使创造者自己成为新生的婴孩,他必须勇于作为一个产妇,并承担分娩的痛苦。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我不应该做个牧羊人,不应该做个掘墓者……从今以后,我要和那些创造者、收获者、欢庆者结为同伴;我要给他们指引方向,让他们看到彩虹和超人的阶梯。
我要将我的歌唱给隐士和双重隐士听;谁还有耳朵不曾听过的东西,我就会让他的心里充满我的幸福,变得沉甸甸的,十分充实。
我要实现我的目标,达到我的目的,我会继续走我的路,我将越过那些犹豫不决者和迟疑不定者,但愿我的前进之路会成为他们的沉沦路。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我们爱生活,並非由于我们习惯于生活,而是因为我们习惯于爱。
在爱里面总有些疯疯癫癫,可是在疯癫之中也总有些理智。
在热爱生活的我看来,好像蝴蝶和肥皂泡以及跟它们类似的人最懂得幸福。
——Friedrich Wilhelm Nietzsche《Also sprach Zarathustra》




我是一个行走中的人,我总在翻山越岭,因为我不喜欢平原,也无法长时间安静地坐着;无论我未来命运如何,也不管我今生怎样生活,我都需要缓慢前进,不断向上。因为人总是通过自己而经历人生。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有某种事必须被完成。当别人已经找到了他们的天命、了解了值得被了解的东西、经验了最伟大的喜乐与狂喜……我却在浪费我的生命,我在做什么?——我正在海滩捡著贝壳。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我的手总是不停地赠予,这就是我的贫穷;我看着期待的眼睛和充满渴望的明亮的夜,这就是我的嫉妒。
——尼采《查理图斯特拉如是说》




当他想向高处、向光明生长,他的根就会愈发强壮地向下、向着大地的方向生长,向着黑暗、深沉,向着邪恶。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你们与邻人交往以逃避自己,那我不如劝你们逃避邻人而去爱远处的人还好一点。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我把自己呈献给我的爱,呈献给像我一样的邻人。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他们颇像受激动的人:可是使他们激动的,并不是他们的心——而是复仇的念头。如果他们变得细致而冷静,那并不是精神,而是嫉妒,使他们变得细致而冷静。
他们的嫉妒心理也引导他们走思想家之路,这是他们嫉妒心的标志——他们总是走得太远:结果,他们由于疲劳,不得不躺在雪地上睡去。
——尼采《查理图斯特拉如是说》




用血和格言写作的人,不愿被人阅读,而愿被人背诵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身子很疲倦,可是灵魂很安宁。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我宁愿较欢迎一小撮朋友,而不愿意一个坏朋友来访,但他们必得适时来去。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我并不施舍什么,我尚未穷到那种地步。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当心你的爱心血来潮!孤独者对于他所遇到的人,往往太快地伸过手去跟他握手。
——尼采《查理图斯特拉如是说》




好些人不能挣脱自己的枷锁,却能做他的朋友的解放者。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要达到幸福,不管是怎样细小的事物就足以达到幸福!……正是最细小的事,最微末的,最轻的,一条蜥蜴的窸窣声响,一丝气息,一声嘘,眼睛一瞥--最细小的可以创造出一种最高的幸福。
——Friedrich Wilhelm Nietzsche《Also sprach Zarathustra》




你们爱你们的道德,犹如母亲爱她的孩子;可是你们曾听说一个母亲想要为她的爱而获得报偿吗?
——尼采《查理图斯特拉如是说》






他的行为依旧是遮盖自己的影子。行为往往会使行为者隐晦不显。他还没有克服自己的行为。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现在他们望着我发笑:他们一面笑,一面还恨我。
他们 笑里藏冰。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朋友应当是善于揣测与保持沉默的知己。你不必看清一切,你的梦应当向你揭露你的朋友清醒时所做的事。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最宁静的说话招来暴风雨,悄悄而来的思想引导世界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有好些果实永不会变甜,在夏天便已烂掉,使它们挂在枝头上没掉下来的,乃是由于怯懦。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你们不是鹰:因此你们也不知道精神在惊恐中的快感。你若不是鸟,就不应该在深渊上空筑巢栖息。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从奴仆的幸福中解放出来;从神和崇拜中解脱出来,无所畏惧而令人生畏,伟大而孤独:这是诚实者的意志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这棵树孤独地站在山林中,它已经长得高过人类和野兽。而如果它想要讲话,将没有一个人能听懂它。它长得如此的高。现在它等了又等——但是它到底在等什么呢?它是如此靠近天上的云,也许它是想等着第一道闪电降临。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我爱,不知道生活的人,便是堕落者,然而是过渡者。
我爱,大蔑视者,因为他们是大崇敬者,向彼岸的遥情的羽箭。
我爱,不求有物于星球之外的人,以堕落而自为牺牲,却牺牲于土地,使此土地有一日将归于超人。
我爱,因求知而生活的人,求知,使超人得以生。如是自求其堕落。
我爱,工作着发明着的人,意在建超人之所居,为之安排土地,禽畜,花木,如是自求其堕落。
我爱,自爱其德行的人,因其德行为堕落之意志,与遥情的羽箭。
我爱,不保留一涓滴精神于己的人,却欲为其德行的整个精神,他犹如精灵走过这桥梁。
我爱,以德行为倾向为运命的人,他为德行之故欲犹有生且欲无生。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痛苦和无能,这两者造成了另一个世界,以及短暂的幸福的狂热,那是最痛苦的人才能体验到的。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追求者行走于人类之间,一如行走于动物之间。对追求者而言,人类乃是属于有脸颊的动物。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你要达到自由的高处,你的灵魂渴慕星空。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我们像玫瑰花一样,因为一滴露水落下来便会浑身颤抖。我们热爱生活并不是因为我们习惯活着,而是因为我们习惯去爱。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你们对世俗的事没有耐心?
正是这些世俗的事物对你们太有耐心了!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我的灵魂安静且清亮,像清晨的群山。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如果你想有个朋友,你也必须愿意为他进行战斗:为了进行战斗,你必须能做他人的敌人。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我会为了我的目标而努力,
我会严格遵照我的路途前行,
我会越过踌躇者和懒散的人,
因此,我的奋勇前行将成为他们的衰落。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啊,如果我是黑暗和黑夜就好了!我多么想汲取光的泉源!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我宁可躲在桶子里,或者栖息于深渊之中,完全不见天日,不愿看见你这明净的天被飘过的云污染!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市场上充满一本正经的丑角。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当你们想夸耀自己时,便叫来一个证人,若你们能博得他的好感,那也必能博得自己的好感。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如果你们能更加信仰生命,就不会自弃于一念之间。但是,你们的内心仍有所不足,所以你们还不能等待,甚至也不能偷懒!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摆脱掉什么而获得自由,这对我而言有什么要紧呢;可是,你的眼睛应当明白的告诉我,你要自由干什么。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我告诉你们:人必须依然保持自己的本真不变,方能产生一颗新星。我告诉你们:你们依然保有自己的本真。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你应当永远做第一名,凌驾于他人之上:你的争强好胜的灵魂,除了爱你的朋友,不应爱其他任何人。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我的心,在它上面燃烧着我的夏天,短暂的、炎热的、忧郁的、极乐的夏天。

——尼采《查理图斯特拉如是说》



她是变化无常而倔强的;我常看到她咬自己的嘴唇,反方向梳她的头发。
——尼采《查理图斯特拉如是说》




有许多人从来不会变得甜美,他们甚至在夏日便已开始腐烂,怯弱使得他们牢附枝头而不坠落于地。真希望能来一阵大雨,将树上已为虫蚀或腐烂的一切摇落。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灵感袭来之时,有某种神秘之感。“使一个人深深震撼颤栗的某种东西,突然以一种不可言说的准确和精细变得可见可闻”,思想以不容选择的必然性获得形式,“一切都以最迅捷、最正确、最单纯的表达方法呈现自己”,“一切存在的语言和语言宝库向你突然打开”。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即使他想说话,他也找不到理解他的人:他长得这样高。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你是否有资格摆脱身上的枷锁呢?有许多人一旦获得解放,他的最后一点价值也就会跟着丧失。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这棵树独自耸立在这山上,它在期待什么呢? 由于它太接近云端,或许它是在期待那第一道闪电吧。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人是一根绳索,系在动物与超人之间——一根悬于深渊之上的绳索。一个危险的前瞻,一个危险的中途,一个危险的后顾,一个危险的战栗和停留。人的伟大之处在于,他是一座桥梁而非目的;人的可爱之处在于,他是一个过渡,也是一个沉沦。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我爱那样一种人,他们全像沉重的雨点,从高悬在世人上空的乌云里一滴一滴落下来,他们宣告闪电的到来,而作为宣告者灭亡。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一切诗人都相信:谁静卧草地或幽谷,侧耳倾听,必能领悟天地间万物的奥秘。
“倘有柔情袭来,诗人必以为自然在与他们恋爱:
“她悄悄俯身他们耳畔,秘授天机,软语温存:于是他们炫耀自夸于众生之前!
“哦,天地间如许大千世界,唯有诗人与之梦魂相连!
“尤其在苍穹之上:因为众神都是诗人的譬喻,诗人的诡诈!
“真的,我们总是被诱往高处——那缥缈云乡:我们在云朵上安置我们的彩衣玩偶,然后名之神和超人:——
“所有这些神和超人,它们诚然很轻,可让这底座托住!
“唉,我是多么厌倦一切可望而不可即的东西!唉,我是多少厌倦诗人!”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假如有一日,我的智慧弃我而去。唉,它很喜欢逃遁:至少我的高傲尚可与我的疯狂继续一起飞扬!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在那儿我觉得世界真是一梦呵,一位上帝的诗文;神圣底不乐意者眼前的彩色底烟雾。
善与恶、乐与苦,我与你——,皆好像彩色底烟雾,在创造者的眼前,我觉其如此。创造者欲离其自我远望开去,——因之创造了世界。
这于苦痛者是醉心底欢乐,从他的痛苦远望开去,且自忘失。世界于我亦曾仿佛是醉心底欢乐与自忘自失。
这世界,永远不圆满的,一种永远底矛盾的画图,而且不完善底画图——便是其不完足底创造者的一种醉心底欢乐——我曾觉世界是这样。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我爱,不欲德艺过多的人,一德多于二德,因其更成为附系运命的结子。
我爱,其心灵甚奢费的人,不欲人谢,不为报答,因其时时赠与,不欲自有遗留。
我爱,在行动以前散出金言的人,其所行,时且优于所许,因为他自求堕落。
我爱,辩正来者且救赎往者的人,因为他欲于今者之前毁败。
我爱,因爱他的上帝而责制上帝的人,因他必毁于他的上帝之愤怒。
我爱,便在创伤中灵魂也甚深沉的人,他可以因小损伤而毁灭,由是他喜走过那桥梁。
我爱,灵魂过于充实至于忘其自我的人,万物备于其人,遂共成其堕落。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遁世的隐者犹如一口深井,投石于井,轻而易举。但是假如石块沉到了井底,那么请告诉我,谁能将它取出来呢?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我钟爱肯定未来而救赎过去的人,因为他愿为眼前的人效劳。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他们有引以为傲的东西。他们把这使得他们骄傲的东西叫做什么?他们称之为教养,这使得他们显得比牧羊人突出。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把你的爱与创造力带进你的孤独。朋友,公道早晚会被明证。

把我的眼泪带给你的孤独,我多么爱那些为了超越自己而牺牲的人!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你自称是自由的吗?我要听听你的具有支配力的思想,不要听你说什么摆脱你的枷锁。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我也不喜爱你们的节日:在那里我看到太多的演员,而观众也常常像演员一样装模作样。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你愿意,你贪求,你爱恋,只因此你才赞美了生命!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他习惯夜行,而且喜欢正眼观看沉睡的万物。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然则祝福我吧,你宁静的眼光,可以观莫大之幸福而不生嫉妒之眼!
祝福满引的深杯哟,金波从而泛溢,随处映著你的欢乐的容辉!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人若只是当学生,那么就是对老师的最糟糕的报答。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我为什么走进这片森林的偏僻地方?
不是由于我爱世人爱得太过头了么?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自古以来,真诚的、自由的精神就居住在荒漠中,作为荒漠的主人。然而在城市中,住着的是肥胖的智者:役畜。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这些拯救者的精神中有许多空白;可是,他们将自己的妄想填进每个空白里,他们把这些填进去的妄想称为上帝。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我们渴望一个朋友,这种渴望就是我们的自我暴露。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我必须飞到最高之处,再去寻找欢乐之泉!在这最高之处,欢乐之泉为我喷涌着,这是没有一个卑贱者与我共饮的生命!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你觉得你自己高贵,对你怀恨而投以恶意的眼光的其他人,也还觉得你高贵。要知道,一个高贵的人对任何人都是障碍。一个高贵的人对于善人们也是障碍:即使他们把高贵的人称为善人,他们也是想借此把他撵走。高贵的人想创造新事物和一种新的道德。善人想要旧事物,想让旧事物被永远保存。但是高贵者的危险,并不在于他成为善人,而是在于他会成为厚颜无耻者、嘲笑者、否定者。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精神也即是欢乐”——他们这么说。他的精神便羽摧翼折:从此便满地匍匐,咬啮的到处狼藉。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很多暂时的愚笨,那被你称为爱情。而你的婚姻用一个永恒的愚蠢终结了很多暂时的愚笨。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你们,爱好苦工、快速、新颖、异常的你们的全体——你们坚持不了自己,你们的勤勉乃是逃避,乃是想忘却自我的意志。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女人必须服从,并为自己的肤浅寻找一个深度。肤浅是女人的天性,是水上浅薄的狂暴的薄膜。
然而,男人的天性是深沉,他的激流在地下的洞穴中咆哮,女人可以感受到他的力量却不能真正理解他。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假如我想用手去摇动这棵树,那绝对做不到。然而我们见不到的风却能随意使它晃动或曲折。同样,我们也正被一双无形的手所摇晃或曲折。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对所有那些被人称颂的讲坛圣者来说,智慧,是无梦的安眠,他们不知道生命还有更深层的意义在。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他们对你怀着暗害之心报答你的恩惠。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人们必须已然成为大海,方能接纳一条肮脏的河流,而不至于变脏。人身上伟大的东西正在于他是一座桥梁而不是一个目的;人身上可爱的东西正在于他是一种过渡和一种没落。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充满爱心的人,因为蔑视现存的一切而想创造新的!假如他不正是蔑视自己所爱的一切,他对爱又了解些什么呢?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总是有爱心者和创造者创造了善与恶。爱火和怒火在一切道德的名义中燃烧。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存在的内心如果不是站在人的立场,便不向人类说话。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一个人看到的痛苦的深度,同于看到生命的深度。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在世界上,即使最好的事情,但若没有人去表演就没有丝毫意义。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世界围绕着新的价值的创造者们旋转,眼不见地旋转。可是大众和名声却围绕着演员们旋转:世界上的事情就是这样。演员有才气,可是伴随才气的良心,却几乎没有。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就像船员一样,在猛烈的风中颤抖着。我的智慧就这样穿越海洋,我狂野的智慧。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我学了走路,从此便让自己奔跑。我学了飞,从此不需推动也将高举。
现在我轻了,现在我飞,现在我见自我在我之下,现在有一天神以我而
舞翔。——
苏鲁支如是说。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求知者之所以不愿意跨入真理之水,不是因为真理之水很肮脏,而是因为真理之水很浅薄。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哦,查拉图斯特拉,
你的果实成熟了,
但你自己还没有成熟的去摘果子,
因此你必须再回到你的孤独中去,
因为你应当成熟的更丰美一些。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一个人的占有物愈少,他也被占有得少些。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因为一切事,在女人,没有做不到的。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你们错误的自爱,使你们的孤独成为一个牢狱。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真理是一种如果离开它某种生物便不能活的错误。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精神贫穷的人也使我很喜欢;他们促进睡眠。他们是幸福的,特别是对他们的言行总是给予肯定的时候。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或许,你还可以看看:

《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1)

http://www.hzzydz.cn/Msub2.php?id=344


Copyright (a) 2008-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09002345号

浙公网安备 330103020007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