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正原电子 联系我们 收藏网站
在线客服
 杭州正原电子有限公司-正原牌智能卡读写设备,一卡易门店营销系统,会员营销系统,条码打印机,条码扫描器,条码标签碳带,医用腕带,身份证阅读器,生物识别系统考勤机,消费机,门禁机,智能停车场系统,易订饭餐饮云SAAS平台,一卡通工程
《旅行的艺术》 2022-01-23点击次数:1435
BGM: Mendelssohn Symphony No.4 "Italian"




同事户外旅行摄影分享,分别拍摄于杭州富阳杨家村,临安指南村,余杭长乐林场,建德新安江,安吉井空里,余姚柿林村,千岛湖,东白山,瓶窑北湖,萧山湘湖,新昌天姥山,皖南阳产土楼等景点。




背景音乐赏析
门德尔松的第四交响曲《意大利交响曲》
1830年,德国作曲家门德尔松(1809—1847)前往意大利旅行。除了游览罗马、威尼斯、那不勒斯等名城,门德尔松还游历了意大利的乡村。他的第四交响曲《意大利交响曲》就是根据游览经历创作的。




《意大利交响曲》作于1831-1833年,1833年5月13日在英国伦敦首演,并由门德尔松亲自指挥。这部作品完成时,门德尔松才24岁,但作曲技术已达到炉火纯青的境界,乐曲洋溢着意大利民谣的气息。这部交响曲分为四个乐章,参演乐器有弦乐器、长笛、双簧管、单簧管、大管、圆号、小号、定音鼓等。



第一乐章:活泼的快板
交响曲的行进速度很快,在弦乐器拨出一个音符过后,长笛、单簧管、大管和圆号就开始快速演奏一系列重复音符,接着小提琴马上奏出高亢的主旋律。长笛和圆号演奏开始曲的一些片断,接着转为一段精致的“起床号”,这段“起床号”音乐在这个乐章里可以听到好几遍。有一种不可遏制的快乐在滋生,随着整个乐队开始演奏主题而达到了欢乐的高潮。




乐曲如潮水般起落,然后渐渐归于平息。这个过程比较长,足以让单簧管演奏一段快速的独奏。接着小提琴重新演奏主旋律,只是这次旋律变得神秘起来。最后紧张感和音量都增强了,朦胧中管乐器又奏起了起床号。这时所有乐器都加入进来,演奏这段胜利而几乎骄横的起床号,宣告了冲突的结束。




在安静的一段过后,双簧管开始了持续的独奏,弦乐器仍然在低沉地演奏。实际上,在接下来的一个段落中,管乐器在弦乐器的伴奏下进行了数次奇特的独奏。然后是由管乐器对先前神秘段落的重奏,接着小提琴又开始演奏主旋律,小号也开始吹奏那个起床号。一系列刺耳的音符,其中圆号的声音很明显,最后以3个和弦结束第一乐章。



第二乐章:稍快的行板
在这个乐章,去除了小号和定音鼓。这一乐章的基本模式是进行曲,但不是军事意义上的进行曲,而是应该看作一次游行,是盛大典礼的一部分。节拍是气派的,整个音调是肃穆的,起始乐句明显带有悲伤的调子。




双簧管、大管和中提琴首先演奏主题,大提琴和低音提琴则连续不断提供强劲的节拍,制造出一种游行的效果。接着小提琴和长笛开始演奏同样悲伤的第二个乐句,强劲的节拍继续着。不过,在演奏第一个乐句时,是3件乐器同时演奏相同的内容,而此时长笛和小提琴的演奏则互为补充,但内容并非一致。这两组乐器交替演奏着,惟一不变的是低音提琴奏出的节拍。




与第一乐章一样,通过弦乐器制造出一种神秘感,给人以蹑手蹑脚的感觉。这种感觉持续了一会儿,直到单簧管和圆号回来演奏一个欢快的乐句,这和前面形成了极大的反差。然而,开头的肃穆感又回来了,只是现在更加紧张。欢快的旋律暂时又回来了,但是蹑手蹑脚的弦乐器很快又开始演奏,低音提琴奏出的节拍贯穿了第二乐章的大部分,一直持续到最后3个柔和音符的奏响。



第三乐章:优雅的中板
在这个乐章恢复了小号和定音鼓的演奏,在感受过第二乐章的神秘之后,它们的演奏仿佛带来了一丝清新的气息。这时小提琴再次领衔演奏,接着其他弦乐器开始演奏,直到圆号加入。随着双簧管加入演奏,第二个乐句比第一个乐句显得更加焦虑,但仍然不失田园色彩。
圆号和大管在三声中部的地方奏出一系列气派堂皇的乐音。接着整个乐队加入进来,由定音鼓和弦乐器开道,维持了进退有度、气派堂皇的气氛。




然后弦乐器重新开始演奏乐章开始处的旋律,大提琴和低音提琴带出小提琴演奏开始处的主题。圆号和大管的最后一阵演奏将乐曲拖入了尾声,同样以三个短促的音符结束了这一乐章。



第四乐章:急速的萨尔塔雷洛舞曲
对这个乐章最恰当的形容是:“快得要跑起来了。”演奏好这个乐章的关键,是速度必须兴奋而又急速,但又不能快得好像跑起来,否则就会显得狂乱而失去控制了。这个乐章另一个有趣的地方,是弦乐器往往独自演奏,或者只有一支铜管乐器伴奏。尽管演奏也动用了整个乐队,但整个乐章给人的感觉,仍然像是一首放大的室内乐作品。



乐章开始是5个由圆号、小号、定音鼓和弦乐器一起演奏的进行式愤怒音符,长笛、双簧管、单簧管和大管则奏出一个持续的颤音。接着由长笛演奏旋律,小提琴则奏出确定节奏的重复音符。随后弦乐器开始演奏一段短促的赋格,能量在衰减,然后长笛加入进来,用比其他乐器更响的声音演奏最初的旋律。




在接下来的段落,弦乐器为以单簧管打头的不同管乐器提供伴奏。接着弦乐器在一个具有爵士乐风格的段落表演独奏,随后管乐器甚至和定音鼓一起演奏。紧张感在增强,可以感觉到由定音鼓连续不断敲击确立的平稳速度,逐渐紧张到仓皇失措的程度。乐曲渐渐安静下来,管乐器奏出更多持续乐句,而弦乐器则插进富有推动力的、节奏分明的乐句。然后安静的气氛渐渐消失,强劲的节拍再次出现,接着定音鼓演奏,重新建立起节拍直至结束乐章的最后3个音符。



阿兰·德波顿简介
阿兰·德波顿(Alain de Botton),作家,生于1969年,毕业于剑桥大学,现住伦敦。著有小说《爱情笔记》、《爱上浪漫》及散文作品《拥抱逝水年华》、《哲学的慰藉》等。他通晓英、法、德、西班牙数种语言,深得欧洲人文传统之精髓他喜欢普鲁斯特、蒙田、苏格拉底,同样喜欢旅游、购物和谈情说爱。他左手小说,右手散文,在文学、艺术、哲学、评论中自由进退、恣意穿插他的小说思想丰瞻、才情纵横;他的散文和评论又意象丰沛、妙笔生花。

阿兰·德波顿作品: 《哲学的慰藉》《无聊的魅力》《爱情笔记》《旅行的艺术》《身份的焦虑》《拥抱逝水年华》《写给无神论者》《工作颂歌》《爱上浪漫》《幸福的建筑》




Perhaps unhappiness can stem from having only one perspective to play with.
也许不快乐的源泉正来自我们用单一的视角看世界。
——阿兰·德波顿



拍照可以稍稍满足那种拥有的渴望,这种渴望是被一个地方的美丽所激起的;我们对将要失去一幅珍贵的图景的焦虑,会随着快门的每一次闪动而逐渐消失。
——阿兰·德波顿《旅行的艺术》






“真正珍贵的东西是所思和所见,不是速度。子弹飞得太快并不是好事;一个人,如果他的确是个人,走慢点也并无害处;因为他的辉煌根本不在于行走,而在于亲身体验。”
——阿兰·德波顿《旅行的艺术》




什么是旅行的心境?感受力或许是它最主要的特征。我们怀着谦卑的态度接近新的地方。对于什么是有趣的东西,我们不带任何成见。
——阿兰·德波顿《旅行的艺术》






我们从旅行中获取的乐趣或许更多的取决于我们旅行时的心境,而不是我们旅行的目的地本身。
——阿兰·德波顿《旅行的艺术》




人类不快乐的唯一原因是他不知道如何安静地呆在他的房间里。他以旅人之眼注视沙发,并重新发现了他的一些特质。
——阿兰·德波顿《旅行的艺术》






一个人从旅行中得到多少不在于他去过多少美丽的地方,而在于他在一个地方发现了多少美丽的故事。
——阿兰·德波顿《旅行的艺术》






在与美邂逅的那一刻,我们会有一种强烈的冲动,就是一种握住它不放的渴望:将它占为己有,并使它成为自己生命中举足轻重的一部分。我们有一种迫切地表达的欲望:“我曾在这里,我看见了它,它对我很重要。”
——阿兰·德波顿《旅行的艺术》




现实的生活正像是缠绵在一起的长长的胶卷,我们的回忆和期待只不过是选择其中的精彩图片。
——阿兰·德波顿《旅行的艺术》




大榕树洞里的老灵魂 : 回忆和期待一样,是一种简化和剪辑现实的工具。现时的生活正像是缠绕在一起的长长的胶卷,我们的回忆和期待只不过是选择其中的精彩图片。
——阿兰·德波顿《旅行的艺术》






我们从旅行中获取的乐趣或许更多地取决于我们旅行时的心境,而不是我们旅行的目的地本身。 独自旅行似乎有一个优点。我们对世界的看法通常在极大程度上收到我们周围人们的影响,我们调和自己的求知欲去满足别人的期待。他们或许已经认定我们是怎样的人,因此我们不得不有意识地隐藏自己身上的某些东西。“我没想到你是那种对公路路桥感兴趣的人。”他们也许会以一种让你不自在的口吻说出他们的看法。
——阿兰·德波顿《旅行的艺术》





大自然能够让人了解我们内在的心灵,它静谧而美丽,它带给我们崇高的理念。不论是邪恶的言辞、偏见、自私自利者的鄙视、 毫无善意的寒暄以及日常生活的人情淡薄 都不能战胜我们,也不能剥夺我们这个愉快的信念;眼中所见的自然充满神的恩赐。
——阿兰·德波顿《旅行的艺术》












“现实的生活就像是一家医院,每个人都疲于更换自己的病床。有人喜欢靠近暖气片的病床,有人喜欢靠窗。”
——阿兰·德波顿《旅行的艺术》








城市人毫无主见,只限于在街边或饭桌上道听途说、人云亦云。虽然他们生活舒适,却从未放弃追逐新鲜事物,即使他们什么都不缺,而幸福也根本与他们想要追逐的东西无关。
——阿兰·德波顿《旅行的艺术》




无论是赏心悦目的事物,还是实实在在的东西,我们从中获取幸福的关键似乎取决于这样一个事实,那就是我们必须首先满足自己情感或心理上的一些更为重要的需求,诸如对理解、爱、宣泄和尊重的需求。
——阿兰·德波顿《旅行的艺术》








独自旅行似乎有一个优点。我们对世界的看法通常在极大程度上受到我们周围人们的影响,我们调和自己的求知欲去满足别人的期待。他们或许已认定我们是怎样的人,因此我们不得不有意识地隐藏自己身上的某些东西。“我没想到你是那种对公路路桥感兴趣的人,”他们也许会以一种让你不自在的口吻说出他们的看法。被一个同伴近距离的观察会阻止我们观察别人,我们忙于看上去更正常,这样一来便影响了我们的求知欲。
——阿兰·德波顿《旅行的艺术》




自然的最小部分已是无穷。
——阿兰·德伯顿《旅行的艺术》








只有早上吞下一个蟾蜍,才能保证一整天不会遇到更恶心的事情
——阿兰·德波顿《旅行的艺术》






旅行的一个危险是,我们还没有积累和具备所需要的接受能力就迫不及待地去观光,而造成时机错误。正如缺乏一条链子将珠子串成项链一样,我们所接纳的新讯息会变得毫无价值,并且散乱无章。
——阿兰·德波顿《旅行的艺术》




我们看见星星, 波涛;我们也看到了沙滩; 尽管有许多麻烦和突如其来的灾难, 就像在这里,我们总觉厌烦。 ——波德莱尔《旅程》 “对我而言,我总是希望自己在一个我目前所居地以外的地方,因而到另一地方去永远是我满心欢喜的事情。” “任何地方!任何地方!只要它在我现在的世界之外!” 列车,让我和你同行!轮船,带我离开这里! 带我走,到远方。此地,土俱是泪!
——阿兰·德波顿《旅行的艺术》








构成幸福的关键因素并非是物质的或审美的,而永远是心理上的。
——阿兰·德波顿《旅行的艺术》






什么是旅行的心境?感受力或许是它主要的特征。我们怀着谦卑的态度接近新的地方。对于什么是有趣的东西,我们不带任何成见。我们或许会让当地人感到不解因为我们在马路上或狭窄的街道上,欣赏那些他们认为有些奇怪的细节。我们冒着被车辆撞倒的危险是因为我们为一座政府建筑的屋顶或是刻在墙上的题字所吸引。我们发觉一间超市或是理发店不同寻常地迷人。我们用很长的时间思索着一份菜单的设计或是晚间新闻里主持人的服装。
——阿兰·德波顿《旅行的艺术》




我的目标并不是把一名工匠调教为一名艺术家,而是使他成为一名更加快乐的木匠。
——阿兰·德波顿《旅行的艺术》






在我们的生命中有若干个凝固的时间点,卓越超群、瑰伟壮丽,让我们在困顿之时为之一振,并且弥漫于我们全身,让我们不断爬升。当我们身居高处时,激发我们爬得更高,当我们摔倒时,又鼓舞我们重新站起。
——阿兰·德波顿《旅行的艺术》




如果这个世界不公平,那么壮阔的景致会提醒我们,世间本来就是如此,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阿兰·德波顿《旅行的艺术》




让我们在前往远方之前,先关注一下我们已经看到的东西。
——阿兰·德波顿《旅行的艺术》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但所谓“爱”,本身就非常复杂,这个命题本身并非如此浅显。仅旅行中的美,阿兰说爱即占有,去拍照、签到、买纪念品,绘画和写作,不止步在技术提供的接触上,而是真正进入但拥有美或欣赏美的过程。 但一步步来倒推,他所提倡的绘画法,把眼前景象依次拆解,明暗、色彩、尺寸、角度、构图,在再造的过程中从松散的观察转向另一位置,获得对组成部分的深刻了解,继而获得关于美的更深刻记忆。
——阿兰·德波顿《旅行的艺术》








祖国的观念,亦即一个人必须生活在地图上用红色或蓝色所标示的一小块土地上,并且仇恨那些生活在用绿色或黑色标示的地块上的人们,在我看来,这是狭隘、蒙昧和极端愚蠢的。我是所有活着的生物的兄弟,是人的兄弟,同样地,也是长颈鹿和鳄鱼的兄弟。
——阿兰·德波顿《旅行的艺术》






令人陶醉的景致通常让我们意识到语言的贫乏。
——阿兰德波顿《旅行的艺术》




尼采:“现实主义画家 ‘完全忠于自然’---天大的谎言: 自然怎么会被局限于一幅画中? 自然最小的部分已是无穷! 因此他只是画出了他喜欢的。 那么什么是他喜欢的?他喜欢他所能画出的!”画家并不是单纯的再现,他们有所选取,有所强调,同时他们还致力于表现他们眼中的真实,因而值得让人真心喝彩。 我们发现许多事情,最初画布上的图景让我们感到愉悦,而后我们在画作所描绘的那个地方喜欢上他们。
——阿兰·德波顿《旅行的艺术》






福楼拜对祖国的定义 “对我来说,祖国是我热爱的国度,换言之,是一个给我梦想,让我舒畅的国家。”
——阿兰·德波顿《旅行的艺术》






华兹华斯说,大自然会指引我们从生命和彼此身上寻找"一切存在着的美好和善良的东西",自然是"美好意念的影像",对于扭曲、不正常的都市生活有矫正的功能。
——阿兰·德波顿《旅行的艺术》








强大却卑劣之物让人有被羞辱质感,但强大且尊贵之物使我们敬畏。羞辱感是人类永远的危机。我们的意志常被违抗,愿望也常被阻挠。崇高的景观不会因此而直接揭示我们的不足。它们的吸引力在于提供我们一个新颖和有效的方法,去面对我们愿已熟悉的缺憾。壮阔的景致以宏伟的方式,重复着日常生活经常施予我们的教训:宇宙强而有力,而人类脆弱不堪;人的生命是脆弱和短暂的。
——阿兰·德波顿《旅行的艺术》








无论是赏心悦目的事物,还是实实在在的东西,我们从中获取幸福的关键似乎取决于一个事实,那就是我们必须首先满足自己情感或心理上的一些更为重要的需求,诸如对理解、宣泄和尊重的需求。构成幸福的关键因素并非是物质的或审美的,而永远是心理上的。
——阿兰·德波顿《旅行的艺术》






“为了丰富生命”而从旅行中获取是意味着什么?尼采提供了一些建议。他想象有这么一个人,对德国文化的现状和任何尝试改善它的办法皆感到沮丧。这个人到了意大利的一座城市,比如锡耶纳或佛罗伦萨,竟发现广为人知的“意大利文艺复兴”,只不过肇因于几个意大利人之努力。他们凭着运气、毅力和恰当的赞助,使这个社会风尚和价值取向得以变更。
——阿兰·德波顿《旅行的艺术》












在艺术作品和期待中找寻有价值的因素远比从现实生活中找寻来得容易。期待和艺术的想象省略、压缩,甚至切割掉生活中无聊的时段,把我们的注意力直接导向生活中的精彩时分而无须润饰或造假,结果是,它们所展现的生活气韵生动、井然有序。这种气韵和秩序是我们纷扰错乱的现实生活所不能呈现的。 回忆和期待一样,是一种简化和剪辑现实的工具。
——阿兰·德波顿《旅行的艺术》








何谓积极生活?首先是踏访已知环境的热忱;其次是探测未知环境的勇敢;其三是从自己和环境的斡旋中找到乐趣。——阿兰德波顿《旅行的艺术》




对旅行的研究可以加深人们对幸福的体验,而这种幸福,就是古希腊哲学家所说的“由理性支配的积极生活所带来的幸福”。 何谓理性支配?首先是人对自己无法离开自然与环境而封闭生存的确认;其次是人对自己和所处环境的了解,以及对未知环境的向往;其三是人对外部美的发现和寻找,并从中获得自我体验。 何谓积极生活?首先是踏访已知环境的热忱;其次是探测未知环境的勇敢;其三是从自己和环境的斡旋中找到乐趣。
——阿兰德波顿《旅行的艺术》








随着时代的发展,旅行的意义已超越了古希腊哲学家所论述的幸福,原因是,不旅行的危害越来越显现。初一看,旅行者未免孤独、沉默,因为他们疏离了社会,但被他们疏离的社会又是什么样子呢?竟然是越来越走向保守、僵硬、冷漠、自私。于是,反倒是踏遍千山的脚步,看尽万象的眼睛,保留着对人类生态的整体了解,因此也保留了足够的视野、体察和同情。他们成了冷漠社会中一股窜动的暖流,一种宏观的公平。这就使现代旅行者比古代同行更具有了担负大道的宗教情怀。旅行,成了克服现代社会自闭症的一条命脉。
——阿兰德波顿《旅行的艺术》






拙劣的艺术可以被定义为一连串错误选择的后果,该表现的没有表现出来,该省略的却又呈现出来。
——阿兰·德波顿《旅行的艺术》






我强迫自己遵循一种特殊的精神命令:环顾我的四周,仿佛我从未来过这里。慢慢地,我的旅行开始有了收获。
——阿兰·德波顿《旅行的艺术》


















如果这个世界不公平,或让人无法理解,那么壮阔的景致会提示我们,世界本来就是如此,没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阿兰·德波顿《旅行的艺术》








回忆和期待一样,是一种简化和剪辑现实的工具。
——阿兰·德波顿《旅行的艺术》








这样的文字,也能调整我们在旅行中的心理习惯。我们总是太多概念、太多预设、太多追随、太多知识、太多传闻,而舍弃了本来最值得珍惜的耳目直觉和具体细节,结果哪儿都走到了,却走得那么空洞,那么亦步亦趋、人云亦云。
——阿兰德波顿《旅行的艺术》






如果生活的要义在于追求幸福,那么,除却旅行,很少有别的行为能呈现这一追求过程中的热情和矛盾。
——阿兰·德波顿《旅行的艺术》



人类情绪受制于一种僵硬和不宽容的逻辑,若我们想象眼前的美景可以带给我们快乐,而忽略这种逻辑,那我们就错了。无论是赏心悦目的事物,还是实实在在的东西,我们从中获取幸福的关键似乎取决于这样一个事实,那就是我们必须首先满足自己情感或心理上的一些更为重要的需求,诸如对理解、爱、宣泄和尊重的需求。
——阿兰德波顿《旅行的艺术》




在与美邂逅的那一刻,我们会有一种强烈的冲动,就是一种握住它不放的渴望:将它占为己有,并使它成为自己生命中举足轻重的一部分。我们有一种迫切地表达的欲望:“我曾经在这里,我看见了它,它对我很重要。”“但是美是短暂的,它常常在那些我们无缘再见之地被发现,或者是在一定的季节、光线及天气情况下才能形成的难逢之景。
——阿兰德波顿《旅行的艺术》






但是美是短暂的,它常常在那些我们无缘再见之地被发现,或者是在一定季节、光线及天气情况下才能形成的相逢之景。
——阿兰·德波顿《旅行的艺术》






古代哲人的朴素且具讽刺意味的智慧:他们主动抛却浮华和俗世纠缠,住进小泥屋,甚至是木桶里,并坚持认为构成幸福的关键因素并非是物质的或审美的,而永远是心理上的。
——阿兰·德波顿《旅行的艺术》






如果我们在一地停下脚步,凝视这个地方的风景,时间约是完成一幅素描作品的长度,就可以了解我们平时是多么粗率;要画出一棵树,至少得专注个十分钟,但就过往行人而言,即使再美的树,也很少让它驻足一分钟。
——阿兰·德波顿《旅行的艺术》




一种景致只有让人感受到力量,一种大过人类甚至是威胁到人类的力量,才能称之为壮阔。
——阿兰德波顿《旅行的艺术》






不要因为事与愿违而感到惊讶,因为这个宇宙比你大得多。
——阿兰·德波顿《旅行的艺术》








被一个同伴近距离地观察会阻止我们观察别人,我们忙于调整自己以满足同伴的疑问和评价,我们不得不让自己看上去更正常,这样一来便影响了我们的求知欲。
--《旅行的艺术》




人类不快乐的唯一原因是他不知道如何安静地呆在他的房间里。
让我们在前往远方之前,先关注一下我们已经看到的东西。
——阿兰·德波顿《旅行的艺术》










我们或处于空虚、焦虑的思绪中,或在“动荡的世界”里、城市的交通阻塞中穿梭,但都能够借助旅行中所见的自然景象,如一片树林或湖畔的几朵水仙花,来缓解我们一些“怨恨和卑劣欲望”。
——阿兰德波顿《旅行的艺术》










你问我有哪些进步?我开始成为我自己的朋友。
——阿兰·德波顿




列车,让我和你同行!轮船,带我离开这里!带我走,到远方。
此地,土惧是泪!
铁道旁的房子。铁路的路堤,驾驶像另一个城市。公路和树。在列车上儗视窗外。
——阿兰德波顿《旅行的艺术》




我们在黑暗中掘地洞之余,一定要努力化眼泪为知识。
——阿兰·德波顿




我们在发现自己并非如此孤立的同时也要付点代价:我们也并非如我们想象的那般与众不同。
——阿兰·德波顿






生活就是用一种焦虑代替另一种焦虑,用一种欲望代替另一种欲望的过程。—— 阿兰·德波顿






承认生活的本质就是受苦,人类的本质就是堕落,能增加我们对生活的忍耐力,提高我们的生活智慧。
——阿兰·德波顿






宇宙可以移山倒海,人类是小小玩偶。
——阿兰·德波顿《旅行的艺术》






众多美的事情正是跟痛苦的对话中获得它的价值。
——阿兰德波顿




我们想在社会上扬名立万的欲望,在很大程度上都来自于作为一个普通人对所具有的种种不利因素的恐惧心理。我们越认为普通生活令人耻辱、肤浅、低贱或丑陋,我们想要同他人区分开来的欲望就会更加强烈。集体越堕落,个人成就的诱惑力就越大。
——阿兰·德波顿

Copyright (a) 2008-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09002345号

浙公网安备 330103020007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