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正原电子 联系我们 收藏网站
在线客服
 杭州正原电子有限公司-正原牌智能卡读写设备,一卡易门店营销系统,会员营销系统,条码打印机,条码扫描器,条码标签碳带,医用腕带,身份证阅读器,生物识别系统考勤机,消费机,门禁机,智能停车场系统,易订饭餐饮云SAAS平台,一卡通工程
《只此青绿》(23) 2022-03-24点击次数:1764

BGM: Beethoven "The Piano Sonatas"

1. Piano Sonata No.14 in C Sharp Minor Op.27-2 "Moonlight"
2. Piano Sonata No.8 in C Minor Op.13 "Pathetique"
3. Piano Sonata No.23 in F Minor Op.57 "Appassionata"



同事摄影分享,分别拍摄于杭州西湖,杨公堤,曲院风荷,茅家埠,太子湾,灵峰探梅,中国美术学院象山校区,浙江音乐学院,临安龙王山,绍兴古城,鲁迅故里,安昌古镇,诸暨同山村,东白山,余姚大岚镇,安徽九华山,歙县石潭油菜花海等景区。



生活是一部大百科全书,包罗万象,生活是一把六弦琴。弹奏出多重美妙的旋律。
——鲁迅 《朝花夕拾》



但我吃了豆,却并没有昨夜的豆那么好。
真的,一直到现在,我实在再没有吃到那夜似的好豆——也不再看到那夜似的好戏了。
——鲁迅 《社戏》



于是架起两支橹,一支两人,一里一换,有说笑的,有嚷的,夹着潺潺的船头激水的声音,在左右都是碧绿的豆麦田地的河流中,飞一般径向赵庄前进了。
——鲁迅 《社戏》



最惹眼的是屹立在庄外临河的空地上的一座戏台,模胡在远处的月夜中,和空间几乎分不出界限,我疑心画上见过的仙境,就在这里出现了。这时船走得更快,不多时,在台上显出人物来,红红绿绿的动,近台的河里一望乌黑的是看戏的人家的船篷。
——鲁迅 《社戏》




那声音大概是横笛,宛转,悠扬,使我的心也沉静,然而又自失起来,觉得要和它弥散在含着豆麦蕴藻之香的夜气里。
——鲁迅 《呐喊》




我不喝水,支撑着仍然看,也说不出见了些什么,只觉得戏子的脸都渐渐的有些稀奇了,那五官渐不明显,似乎融成一片的再没有什么高低。年纪小的几个多打呵欠了,大的也各管自己谈话。

——鲁迅 《社戏》




“且慢,让我来看一看罢,”他于是往来的摸了一回,直起身来说道,“偷我们的罢,我们的大得多呢。”一声答应,大家便散开在阿发家的豆田里,各摘了一大捧,抛入船舱中。

——鲁迅 《社戏》




月还没有落,仿佛看戏也并不很久似的,而一离赵庄,月光又显得格外的皎洁。回望戏台在灯火光中,却又如初来未到时候一般,又漂渺得像一座仙山楼阁,满被红霞罩着了。吹到耳边来的又是横笛,很悠扬;我疑心老旦已经进去了,但也不好意思说再回去看。

——鲁迅 《社戏》




两岸的豆麦和河底的水草所发散出来的清香,夹杂在水气中扑面的吹来;月色便朦胧在这水气里。淡黑的起伏的连山,仿佛是踊跃的铁的兽脊似的,都远远的向船尾跑去了。
——鲁迅 《呐喊》




几株老梅竟斗雪开着满树的繁花,仿佛毫不以深冬为意;倒塌的亭子边还有一株山茶树,从晴绿的密叶里显出十几朵红花来,赫赫的在雪中明得如火,愤怒而且傲慢,如蔑视游人的甘心于远行。
——鲁迅 《彷徨》




我早先岂不知我的青春已经逝去了?但以为身外的青春固在:星,月光,僵卧的蝴蝶,暗中的花,猫头鹰的不祥之言,杜鹃的啼血,笑的渺茫,爱的翔舞……。虽然是悲凉飘渺的青春罢,然而究竟是青春。
——鲁迅 《野草》




所为回忆者虽说可以使人欢欣,有时却不免使人寂寞,使精神的丝缕还牵挂着以逝的寂寞的时光又有什么意味呢?
——鲁迅 《呐喊》




游戏是儿童最正当的行为, 玩具是儿童的天使。
——鲁迅




要用眼睛去读社会这部书。
——鲁迅




让别人过得舒服些,自己没有幸福不要紧,看到别人得到幸福,生活也是舒服的。
——鲁迅




其实,“君子远庖厨也”就是自欺欺人的办法:君子非吃牛肉不可,然而他慈悲,不忍见牛的临死的觳觫,于是走开,等到烧成牛排,然后慢慢的来咀嚼。牛排是决不会“觳觫”的了,也就和慈悲不再有冲突,于是他心安理得,天趣盎然,剔剔牙齿,摸摸肚子,“万物皆备于我矣”了。
——鲁迅 《病后杂谈》



当我幼小的时候,本就爱看快舰激起的浪花,洪炉喷出的烈焰。不但爱看,还想看清。可惜他们都息息变幻,永无定形。虽然凝视又凝视,总不留下怎样一定的迹象。
——鲁迅 《野草》



人到了一定的年纪必须要丢掉四样东西
没有意义的酒局
虚情假意的朋友
不爱你的人
看不起你的亲戚
——鲁迅



时候既然是深冬,渐近故乡时,天气又阴晦了,冷风吹进船舱中,呜呜的响,从缝隙向外一望,苍黄的天底下,远近横着几个萧索的荒村,没有一些活气。
——鲁迅 《故乡》



我在朦胧中,眼前展开一片海边碧绿的沙地来,上面深蓝的天空中挂着一轮金黄的圆月。我想:希望是本无所谓有,无所谓无的。这正如地上的路;其实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
——鲁迅 《故乡》



还是站在沙漠上,看看飞沙走石,乐则大笑,悲则大叫,愤则大骂,即使被沙砾打得遍身粗糙,头破血流,而时时抚摸自己的凝血,觉得若有花纹,也未必不及跟着中国的文士们去陪莎士比亚吃着黄油面包之有趣。
——鲁迅 《华盖集 序言》




他只是摇头;脸上虽然刻着许多皱纹,却全然不动,仿佛石像一般。他大约只是觉得苦,却又形容不出,沉默了片时,便拿起烟管来默默的吸烟了。
——鲁迅 《呐喊》




凉风虽然拂拂的吹动他斑白的短发,初冬的太阳却还是很温和的来晒他。但他似乎被太阳晒得头晕了,脸色越加变成灰白,从劳乏的红肿的两眼里,发出古怪的闪光。

——鲁迅 《呐喊》



“钱是要紧的。钱这个字很难听,或者要被高尚的君子们所非笑,但我总觉得……自由固不是钱所能买到的,但能够为钱所卖掉。……为准备不做傀儡起见,在目下的社会里,经济权就见得最要紧了。”
——鲁迅




安宁和幸福是要凝固的,永久是这样的安宁和幸福。
——鲁迅 《伤逝》




譬如厨子做菜,有人品评他坏,他固不应该将厨刀铁釜交给批评者,说道你试来做一碗好的看。
——鲁迅 《对批评家的希望》



同一件事,费了苦功而达到的,也比并不费力而达到的可贵。
——鲁迅 《作文秘诀》




没有艺术手段,没有锋利的文笔,没有幽默,没有图景,就没有小品。
——鲁迅




世事大概差不多,地的繁华和荒僻,人的多少,都没有多大关系。——摘自1926年10月23日
——鲁迅 《书信·致许广平》




世间大抵只知道指挥刀所以指挥武士,而不想到也可以指挥文人。
——鲁迅 《小杂感》






"过去我以为:别人尊重我,是因为我很优秀; 后来才明白:别人尊重我,是因为别人很优秀。"
——鲁迅 《思维与智慧》




内既坚实,则外界之九千九百九十九种恶口,当亦如秋风一吹,青蝇绝响。
——鲁迅






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
——鲁迅






取下假面,真诚地,深入地,大胆地看取人生
——鲁迅






青年又何必寻那挂着金字招牌的导师呢?不如寻朋友,联合起来,同向着可以生存的地方走。你们所多的是生力,遇见森林,可以辟成平地,遇见旷野,可以栽种树木,遇见沙漠,可以开掘井泉。
——鲁迅




我因为常见些但愿不如所料,以为未必竟如所料的事,却每每恰如所料的起来,所以很恐惧这事也一律。
——鲁迅 《祝福》




孔乙己是站着喝酒而穿长衫的唯一的人。他身材很高大;青白脸色,皱纹间时常夹些伤痕;一部乱蓬蓬的花白的胡子。穿的虽然是长衫,可是又脏又破,似乎十多年没有补,也没有洗。他对人说话,总是满口之乎者也,教人半懂不懂的。因为他姓孔,别人便从描红纸⑵上的“上大人孔乙己”这半懂不懂的话里,替他取下一个绰号,叫作孔乙己。孔乙己一到店,所有喝酒的人便都看着他笑,有的叫道,“孔乙己,你脸上又添上新伤疤了!”他不回答,对柜里说,“温两碗酒,要一碟茴香豆。”便排出九文大钱
——鲁迅 《孔乙己》



人类的血战前行的历史,正如煤的形成,当时用大量的木材,结果却只是一小块,但请愿是不在其中的,更何况是徒手。
然而既然有了血痕了,当然不觉要扩大。至少,也当浸渍了亲族;师友,爱人的心,纵使时光流驶,洗成绯红,也会在微漠的悲哀中永存微笑的和蔼的旧影。陶潜说过,“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死去何所道,托体同山阿。”倘能如此,这也就够了。
——鲁迅 《纪念刘和珍君》



一个人爱上这个城市,大部分是爱上自己在这个城市的经历,而不是这个城市的风景。
——鲁迅




不要贸然评价一件你不了解的事,这是一种善良。
——鲁迅




将来现在将来,于现在有意义,才于将来会有意义。
——鲁迅




纵令不过一洼浅水,也可以学学大海;横竖都是水,可以相通。几粒石子,任他们暗地里掷来;几滴秽水,任他们从背后泼来就是了。
——鲁迅 《热风》




晚上总是睡不着。凡事须得研究,才会明白。
——鲁迅 《狂人日记》



人类总不会寂寞,因为生命是进步的,是天生的。
——鲁迅




我所记得的故乡全不如此。我的故乡好得多了。但要我记起他的美丽,说出他的佳处来,却又没有影像,没有言辞了。仿佛也就如此。于是我自己解释说:故乡本也如此,虽然没有进步,也未必有如我所感的悲凉,这只是我自己心情的改变罢了,因为我这次回乡,本没有什么好心绪。
——鲁迅 《呐喊》




今天晚上,很好的月光。
——鲁迅 《狂人日记》




我愿意只是黑暗,或者消失于你的白天。 我愿意只是虚空,决不占你的心地。
——鲁迅 《暗夜里的思想者》




在阳光中我学会欢笑,在阴云中我学会坚强;在狂风中我抓紧希望,在暴雨中我抓紧理想;当我站在终点回望,我走出了一条属于我的人生之路。
——鲁迅




叭儿狗往往比它的主人更严厉。
——鲁迅




江南的雪,可是滋润美艳之至了;那时还在隐约着的青春的消息,是极壮健的处子的皮肤。雪野中有血红的宝珠山茶,白中隐青的单瓣梅花,深黄的磐口的腊梅花;雪下面还有冷绿的杂草。
——鲁迅 《野草》




然而我们是忘却了自己曾为孩子时的情形了,将他们看作一个蠢才,什么都不放在眼里。即使因为时势所趋,只得施一点所谓教育,也以为只要付给蠢才去教就足够。于是他们长大起来,就真的成了蠢才,和我们一样了。
——鲁迅 《且介亭杂文·拿来主义》




撒一点小谎,可以解无聊,也可以消闷气;到后来,忘却了真,相信了谎。也就心安理得,天趣盎然了起来。
——鲁迅 《病后杂谈》



我们应该有正眼看各方面的勇气。
——鲁迅 《论睁了眼看》




奴才做了主人,是决不肯废去“老爷”的称呼的,他的摆架子,恐怕比他的主人还十足,还可笑。
——鲁迅




冰的针刺着我的灵魂,使我永远苦于麻木的疼痛。生活的路还很多,我也还没有忘却翅子的扇动,我想。
——鲁迅 《彷徨》



你看到的是变了的一切,而别人看到的则是变了的你。
——鲁迅




我爱子君,仗着她逃出这份孤寂。
——鲁迅 《伤逝》




知识不是力量,智慧才是。
——鲁迅




你不要悲哀,这是无法避免的,眼泪决不能洗掉运命。
——鲁迅 《故事新编 眉间尺》




奴才总不过是寻人诉苦。只要这样,也只能这样。
——鲁迅 《聪明人和傻子和奴才》




嗜好的读书,本人自然并不计及那些,就如游公园似的,随随便便去,因为随随便便,所以不吃力,因为不吃力,所以会觉得有趣。如果一本书拿到手,就满心想到,“我在读书了”、“我在用功了”,那就容易疲劳,因而减掉兴味,或者变成苦事了。
——鲁迅 《读书杂谈》




目前是这么离奇,心里是这么芜杂。
——鲁迅 《朝花夕拾》



忽然,他流下泪来,接着就失声,立刻又变成长嚎,像一匹受伤的狼,当深夜在旷野中嗥叫,惨伤里夹杂着愤怒和悲哀。
——鲁迅 《彷徨》




穿掘着灵魂的深处,使人受了精神底苦刑而得到创伤,又即从这得伤和养伤和愈合中,得到苦的涤除,而上了苏生的路。
——鲁迅




我在年青的时候也曾经做过许多梦,后来大半忘却了,可也不觉得遗憾。
——鲁迅



知者无言,言者无知,多言多患。
——鲁迅




他们笑他本非英雄,却以英雄自命,不识时务,终于赢得颠连困苦。
——鲁迅 《集外集拾遗·解放了的堂·吉诃德后记》



花开花落两由之。
——鲁迅




或者,他日仰看流云时,会在我眼前一闪烁罢了。
——鲁迅 《朝花夕拾》




敌人是不足惧的,最可怕的是自己营垒里的蛀虫,许多事都败在他们手里。因此,就有时会使我感到寂寞,我的确常常感到焦烦,但力所能做的,就做,而又常常有“独站”的悲哀。
——鲁迅




此后如竟没有炬火:我便是唯一的光。倘若有了炬火,出了太阳,我们自然心悦诚服的消失。不但毫无不平,而且还要随喜赞美这炬火或太阳;因为他照了人类,连我都在内。我又愿中国青年都只是向上走,不必理会这冷笑和暗箭。
——鲁迅 《热风》




愈是无聊赖,没出息的脚色,愈想长寿,想不朽,愈喜欢多照自己的照相,愈要占据别人的心,愈善于摆臭架子。
——鲁迅 《古书与白话》




孩子是可敬佩的,他常想到星月以上的境界,想到地面下的情形,想到花卉的用处,想到昆虫的语言;他想飞到天空,他想潜入蚁穴。
——鲁迅




明明是狗,却又像猫,平和中正,憨态可掬,悠悠然做出天下无人不偏激,唯我一人得中庸之道的脸嘴来。
——鲁迅




许多美的人和美的事,错综起来像一天云锦,而且万颗奔星似的飞动着,同时又展开去,以至于无穷。
——鲁迅 《好的故事》





谁也喜欢子女比自己更强,更健康,更聪明高尚,更幸福;就是超越了自己,超越了过去。……但要做解放子女的父母,也应预备一种能力。便是自己虽然已经带着过去的色采,却不失独立的本领和精神,有广博的趣味,高尚的娱乐。
——鲁迅




无刺的蔷薇是没有的。然而没有蔷薇的刺却很多。
——鲁迅 《华盖集续编》




不多了,不多了,多乎哉?不多也。
——鲁迅 《孔乙己》



时间对于我来说是很宝贵的,用经济学的眼光看是一种财富。
——鲁迅



我们自古以来,就有埋头苦干的人,有拼命硬干的人,有为民请命的人,有舍身求法的人……这就是中国的脊梁。
——鲁迅



沉着、勇猛,有辨别,不自私。
——鲁迅 《拿来主义》




人生很窄,得失只在方寸间。人生很宽,成败犹在千里外。
——鲁迅




生命的路是进步的,总是沿着无限的精神三角形的斜面向上走,什么都阻止他不得。
——鲁迅 《热风·随感录六十六·生命的路》




窗外只有渍痕班驳的墙壁,帖着枯死的莓苔;上面是铅色的天,白皑皑的绝无精采,而且微雪又飞舞起来了。
——鲁迅 《彷徨》








那时候,只要从来如此,便是宝贝。即使无名肿毒,也便是“红肿之处,艳若桃花;溃烂之时,美如乳酪”。
——鲁迅 《热风·随感录三十九》




青年应当有朝气,敢作为。
——鲁迅




许多人随便的哄笑,是一枝白粉笔,它能够将粉涂在对手的鼻子上,使他的话好像小丑的打诨。
——鲁迅 《南腔北调集》




曙光在头上,不抬起头,便永远只能看到物质的闪光。
——鲁迅 《野草》




我的所爱在山腰;
想去寻她山太高,
低头无法泪沾袍。
爱人赠我百蝶巾;
回她什么:猫头鹰。
从此翻脸不理我,
不知何故兮使我心惊。
我的所爱在闹市;
想去寻她人拥挤,
仰头无法泪沾耳。
爱人赠我双燕图;
回她什么:冰糖壶卢。
从此翻脸不理我,
不知何故兮使我胡涂。
我的所爱在河滨;
想去寻她河水深,
歪头无法泪沾襟。
爱人赠我金表索;
回她什么:发汗药。
从此翻脸不理我,
不知何故兮使我神经衰弱。
——鲁迅 《野草》




在要求天才的产生之前,应该先要求可以使天才生长的民众。——譬如想有乔木,想看好花,一定要有好土;没有土,便没有花木了;所以土实在较花木还重要。
——鲁迅 《未有天才之前》




路人们于是乎无聊;觉得有无聊钻进他们的毛孔,觉得有无聊从他们自己的心中由毛孔钻出,爬满旷野,又钻进别人的毛孔中。他们于是觉得喉舌干燥,脖子也乏了;终至于面面相觑,慢慢走散;甚而至于居然觉得干枯到失了生趣。
——鲁迅 《野草》




连指甲也不肯剪的人,决计不会去剪辫子的。
——鲁迅




激烈得快的,也平和得快,甚至于也颓废得快。
——鲁迅




我给那些因为在近旁而极响的爆竹声惊醒,看见豆一般大的黄色的灯火光,接着又听得毕毕剥剥的鞭炮,是四叔家正在“祝福”了;知道已是五更将近时候。我在蒙胧中,又隐约听到远处的爆竹声联绵不断,似乎合成一天音响的浓云,夹着团团飞舞的雪花,拥抱了全市镇。我在这繁响的拥抱中,也懒散而且舒适,从白天以至初夜的疑虑,全给祝福的空气一扫而空了,只觉得天地圣众歆享了牲醴和香烟,都醉醺醺的在空中蹒跚,豫备给鲁镇的人们以无限的幸福。
——鲁迅 《彷徨》




这是高大的冰山,上接冰天,天上冻云弥漫,片片如鱼鳞模样。山麓有冰树林,枝叶都如松杉。一切冰冷,一切青白。
——鲁迅 《野草》




自然赋于人们的不调和还很多,人们自己萎缩堕落退步的也还很多,然而生命决不因此回头。
——鲁迅




假使寻不出路,我们所要的就是梦;但不要将来的梦,只要目前的梦。
——鲁迅 《娜拉走后怎样》




十年携手共艰危,以沫相濡亦可哀;聊借画图怡倦眼,此中甘苦两心知。
——鲁迅 《芥子园画谱三集》




天才并不是自生自长在深林荒野里的怪物,是由可以使天才生长的民众产生、发育出来的,所以没有这种民众,就没有天才。
——鲁迅




故乡的春天又在这异地的空中,既给我久经逝去的儿时的记忆,而一并也带着无可把握的悲哀。我倒不如躲到肃杀的严冬中去罢,但是,四面有明明是严冬,还给我非常的寒威和冷色
——鲁迅 《风筝》



肩住了黑暗的闸门,放他们到宽阔光明的地方去。
——鲁迅 《我们现在怎样做父亲》




枣树,他们简直落尽了叶子。先前,还有一两个孩子来打他们别人打剩的枣子,现在是一个也不剩了,连叶子也落尽了,他知道小粉红花的梦,秋后要有春;他也知道落叶的梦,春后还是秋。
——鲁迅 《野草》




所谓回忆者,虽说可以使人欢欣,有时不免也使人寂寞,使精神的丝缕还牵着已逝的时光,又有什么意味呢,而我偏苦于不能全忘却,这不能全忘的一部分,到现在便成了呐喊的来由
——鲁迅 《呐喊》




对于人生,既惮扰攘,又怕离去;懒于求生,又不乐生。
——鲁迅




不要回头看,前面还有很多路。
——鲁迅




做梦的人是幸福的;倘若没有看出可走的路,最要紧的是不去惊醒他。
——鲁迅




我其实还敢站在前线上,但发现当面称为“同道”的,暗中将我作傀儡或从背后枪击我,却比敌人所伤更其悲哀。
——鲁迅 《两地书·七一》



我总觉得我也许有病,神经过敏,所以凡看一件事,虽然对方说是全都打开了,而我往往还以为必有什么东西,在手巾或袖子里藏着。但又往往不幸而中,岂不哀哉。
——鲁迅 《书信集·致章廷谦》




但我吃了豆,却并没有昨夜的豆那么好。
真的,一直到现在,我实在再没有吃到那夜似的好豆,——也不再看到那夜似的好戏了。
——鲁迅 《社戏》



子女是即我非我的人,但既已分立,也便是人类中的人。因为即我,所以便更应该尽教育的义务,交给他们自立的能力;因为非我,所以也应同时解放,全部为他们自己所有,成一个独立的人。
——鲁迅 《我们现在怎样做父亲》




这是我积久才看出来的,但同时也如赫胥黎的论定"人类在宇宙间的位置"一般,自觉了我在这里的位置:不过是叭儿狗和油鸡之间。
——鲁迅 《伤逝》




总之,我们要拿来。我们要或使用,或存放,或毁灭。那么,主人是新主人,宅子也就会成为新宅子。然而首先要这人沉着,勇猛,有辨别,不自私。没有拿来的,人不能自成为新人,没有拿来的,文艺不能自成为新文艺。
——鲁迅 《拿来主义》




扫除腻粉呈风骨,退却红衣学淡妆。
——鲁迅 《莲蓬人》




读死书是害己,一开口就害人;但不读书也并不见得好。
——鲁迅




人感到寂寞时,会创作;一感到干净时,即无创作,他已经一无所爱。
创作总根于爱。
——鲁迅 《而已集》




谣言这东西,却确是造谣者本心所希望的事实,我们可以借此看看一部分人的思想和行为。
——鲁迅 《华盖集续篇》




人间世事,恨和尚往往就恨袈裟。
——鲁迅 《一思而行》



油蛉在这里低唱,蟋蟀们在这里弹琴。
——鲁迅 《朝花夕拾》




你们所多的是生力,遇见深林,可以辟成平地的,遇见旷野,可以栽种树木的,遇见沙漠,可以开掘井泉的。
——鲁迅




优胜者固然可敬,而那些虽然落后而仍非跑到终点不止和那些看到这样竞技者肃然不笑的看客,乃是未来中国的脊梁。
——鲁迅




这是怎样的哀痛者和幸福者?然而造化又常常为庸人设计,以时间的流驶,来洗涤旧迹,仅使留下淡红的血色和微漠的悲哀。
在这淡红的血色和微漠的悲哀中,又给人暂得偷生,维持着这似人非人的世界。我不知道这样的世界何时是一个尽头!
——鲁迅 《记念刘和珍君》




现在我所见的故事也是如此。水中的青天的底子,一切事物统在上面交错,织成一篇,永是生动,永是展开,我看不见这一篇的结束。
——鲁迅 《好的故事》



我在少年时,看见蜂子或蝇子停在一个地方,给什么来一吓,即刻飞去了,但是飞了一个小圈子,便又回来停在原地点,便以为这实在很可笑,也可怜。可不料现在我自己也飞回来了,不过绕了一点小圈子。又不料你也回来了。你不能飞得更远些么?
——鲁迅 《在酒楼上》




窗外沙沙的一阵声响,许多积雪从被他压弯了的一技山茶树上滑下去了,树枝笔挺的伸直,更显出乌油油的肥叶和血红的花来。天空的铅色来得更浓,小鸟雀啾唧的叫着,大概黄昏将近,地面又全罩了雪,寻不出什么食粮,都赶早回巢来休息了。
——鲁迅 《彷徨》



如果有一群人睡死在一间要倒塌的黑屋子里,切莫叫醒他们。
因为叫醒他们屋子外的人不开心,
被叫醒的也不开心,
只有拿着喇叭的人以为自己拯救了世界,特别开心。
——鲁迅 《呐喊》




我在蒙胧中,又隐约听到远处爆竹声联绵不断,似乎合成一天音响的浓云,夹着团团飞舞的雪花,拥抱了全市镇。
——鲁迅 《祝福》



我的确时时解剖别人,然而更多的是更无情的解剖自己。
——鲁迅



现在总算脱出这牢笼了,我从此要在新的开阔的天空中翱翔,趁我还未忘却了我的翅子的扇动。
——鲁迅 《伤逝》




结末的教训是:所以倘有陌生的声音叫你的名字,你万万不可答应他。
——鲁迅 《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




譬如早晨听到乌鸦叫,少年毫不介意,迷信的老人,却总须颓唐半天。虽谈很可怜,然而也无法自救。没有办法,便只能从觉醒的人开手,各自解放了自己的孩子。自己背着因袭的重担,肩住了黑暗的闸门,放他们到宽阔光明的地方去,此后幸福度日,合理做人。
——鲁迅 《我们现在怎样做父亲》




总是疑,而并不下断语,这才是缺点。
——鲁迅




我们习惯了,一说起读书,就觉得是高尚的事情,其实这样的读书,和木匠的磨斧头,裁缝的理针线并没有什么分别,并不见得高尚,有时还很苦痛,很可怜。你爱做的事,偏不给你做,你不爱做的,倒非做不可。这是由于职业和嗜好不能合一而来的。倘能够大家去做爱做的事,而仍然各有饭吃,那是多么幸福。但现在的社会上还做不到,所以读书的人们的最大部分,大概是勉勉强强的,带着苦痛的为职业的读书。
——鲁迅 《读书杂谈》




暴露幽暗不但为欺人者所深恶,亦且为被欺者所深恶。
——鲁迅 《花边文学》




必须敢于正视,这才可望敢想、敢说、敢做、敢当。倘使想正视而不敢,此外还成什么气候。
——鲁迅 《北大给杰出青年的处事忠告》




因为这经验使我反省,看见自己了:就是我决不是一个振臂一呼应者云集的英雄。
——鲁迅 《“呐喊”自序》




平素不大交往的人,忽而寄给我一个红帖子,上面印着“为舍妹出阁”,“小儿完姻”,“敬请观礼”或“阖第光临”这些含有“阴险的暗示”的句子,使我不花钱便总觉得有些过意不去的,我也不十分高兴。
——鲁迅




光说不做之人:纸上谈兵
光说不练假把式
事实胜于雄辩
实践出真知
嘴动不如行动
光说不是真智慧
单是说不行,最要紧的是做。
说话的巨人,行动的矮子。
——鲁迅




人物的模特儿也一样,没有专用过一个人,往往嘴在浙江,脸在北京,衣服在山西,是一个拼凑起来的角色。
——鲁迅




自卑固然不好,自负也不好,容易停滞。我想,顶好是不要自馁,总是干;但也不可自满,仍旧总是用功。
——鲁迅




我是爱读杂文的一个人,而且知道爱读杂文的还不只我一个,因为它“言之有物”。
——鲁迅




一直走,不回头。
——鲁迅



寂寞新文苑,平安旧战场。
两间余一卒,荷戟独彷徨。
——鲁迅



我们极容易变成奴隶,而且变了之后,还万分喜欢。
——鲁迅 《坟》




故乡的风筝时节,是春二月,倘听到沙沙的风轮声,仰头便能看见一个淡墨色的蟹风筝或嫩蓝色的蜈蚣风筝。还有寂寞的瓦片风筝,没有风轮,又放得很低,伶仃地显出憔悴可怜样。
——鲁迅 《野草》



希望的花朵可以五颜六色,但必须根植于现实的土壤。
——鲁迅




养成他们有耐劳作的体力,纯洁高尚的道德,广博自由能容纳新潮流的精神,也就是能在世界新潮流中游泳,不被淹没的力量。
——鲁迅




是的,我虽然自有我的确信,然而说到希望,却是不能抹杀的,因为希望是在于将来,决不能以我之必无的证明,来折服了他之所谓可有,于是我终于答应他也做文章了,这便是最初的一篇《狂人日记》。
——鲁迅 《呐喊》




在晴天之下,旋风忽来,便蓬勃地奋飞,在日光中灿灿地生光。如包藏火焰的大雾,旋转而且升腾,弥漫太空,使太空旋转而且升腾地闪烁。
——鲁迅 《雪》



说中国人失掉了自信力,用以指一部分人则可,倘若加于全体,那简直是诬蔑。
——鲁迅




所谓“雅人”,原不是一天雅到晚的,即使睡的是珠罗帐,吃的是香稻米,但那根本的睡觉和吃饭,和俗人究竟也没有什么大不同;就是肚子里盘算些挣钱固位之法,自然也不能绝无其事。但他的出众之处,是在有时又忽然能够“雅”。倘使揭穿了这谜底,便是所谓“杀风景”,也就是俗人,而且带累了雅人,使他雅不下去,“未能免俗”了。若无此辈,何至于此呢?所以错处总归在俗人这方面。
——鲁迅




晴,大风吹雪盈空寂。
——鲁迅



她却是什么都记得:我的言辞,竟至于读熟了的一般,能够滔滔背诵;我的举动,就如有一张我所看不见的影片挂在眼下,叙述得如生,很细微,自然连那使我不愿再想的浅薄的电影的一闪。
——鲁迅 《伤逝》




我所憎恶的太多,应该自己也得到一点憎恶,这才有点像活在人间。
——鲁迅



魂灵被风沙打击得粗暴,因为这是人的魂灵,我爱这样的魂灵;我愿意在无形无色的鲜血淋漓的粗暴上接吻。
——鲁迅 《野草》



我用生命写文章,后人却拿它布置作业。
——鲁迅



“从来如此,便对么?”
“我不同你讲这些道理;总之你不该说,你说便是你错!”
我直跳起来,张开眼,这人便不见了。全身出了一大片汗。他的年纪,比我大哥小得远,居然是一伙;这一定是他娘老子先教的。还怕已经教给了他儿子;所以连小孩子,也都恶狠狠的看着我。
——鲁迅 《狂人日记》



冬天的百草园比较的无味:下了雪,可就两样了。拍雪人(将自己的全形印在雪上)和塑雪罗汉需要人们鉴赏,这是荒园,人迹罕至,所以不相宜,只好来捕鸟。薄薄的雪,是不行的;总须积雪盖了地面一两天,鸟雀们久已无处觅食的时候才好。扫开一块雪,露出地面用一枝短木棒支起一面大的竹筛来下面撒些秕谷,棒上系一条长绳,人远远地牵着,看鸟雀下来啄食,走到竹筛底下的时候,将绳子一拉,便罩住了。但所得的鸟雀居多,也有白颊的“张飞鸟‘',性子很躁,养不过夜的。

——鲁迅 《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




我是夜,夜是该有月亮的。
——鲁迅



有谁从小康人家而坠入困顿的么,我以为在这途路中,大概可以看见世人的真面目。
——鲁迅 《呐喊自序》




北方固不是我的旧乡,但南方又只能算一个客子,无论那边的干雪怎样纷飞,这里的柔雪又怎样的依恋,于我都没有什么关系了。
——鲁迅 《在酒楼上》



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声的发声。有一份热发一份光,此后如竟没有烟火,我便是唯一的光。
——鲁迅




“你的客厅这么荒凉……。近来客人不多了么?”
“没有了。他们以为我心境不佳,来也无意味。心境不佳,实在是可以给人们不舒服的。冬天的公园,就没有人去……。”
——鲁迅 《彷徨》



要多和可爱的人聊天,这样你就会幸福。
——鲁迅 《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



从生活品味出人生的哲理。
——鲁迅 《朝花夕拾》


Copyright (a) 2008-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09002345号

浙公网安备 330103020007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