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正原电子 联系我们 收藏网站
在线客服
 杭州正原电子有限公司-正原牌智能卡读写设备,一卡易门店营销系统,会员营销系统,条码打印机,条码扫描器,条码标签碳带,医用腕带,身份证阅读器,生物识别系统考勤机,消费机,门禁机,智能停车场系统,易订饭餐饮云SAAS平台,一卡通工程
《只此青绿》(39) 2022-05-01点击次数:851

BGM: Debussy Piano Works




曲目
Estampes - I. Pagodes
Ii. La Soirée Dans Grenade
Iii. Jardins Sous La Pluie
Etude No Xi Pour Les Arpèges Composés
Suite Bergamasque - Prélude
Menuet
Clair De Lune
Passepied
Children's Corner - I. Doctor Gradus Ad Parnassum
Ii. Jimbo's Lullaby
Iii. Serenade For The Doll
Iv. The Snow Is Dancing
V. The Little Shepherd
Vi. Golliwogg's Cake-walk
La Fille Aux Cheveux De Lin
L'isle Joyeuse
La Plus Que Lente



同事摄影分享,分别拍摄于杭州西湖,浴鹄湾,乌龟潭,茅家埠,柳浪闻莺,北山路,西溪湿地,浙大之江校区,胡雪岩故居,下沙松下友好公园,临安指南村,宁波奉化白岩山最美风车公路等景点。




人生十分孤独。
没有一个人能读懂另一个人,
每一个人都很孤独。
——赫尔曼·黑塞 《雾中》



如今我不再如醉如痴,也不再想将远方的美丽及自己的快乐和爱的人分享。我的心已不再是春天 我的心已是夏天。我比当年更优雅,更内敛,更深刻,更洗练,也更心存感激。我孤独,但不为寂寞所苦,我别无所求。我乐于让阳光晒熟。我的眼光满足于所见事物,我学会了看,世界变美了。
——赫尔曼·黑塞 《堤契诺之歌》



对每个人而言,真正的职责只有一个:找到自我。然后在心中坚守其一生,全心全意,永不停息。所有其它的路都是不完整的,是人的逃避方式,是对大众理想的懦弱回归,是随波逐流,是对内心的恐惧
——赫尔曼·黑塞 《德米安》



无法达成的目标才是我的目标,迂回曲折的路才是我想走的路,而每次的歇息,总是带来新的向往。等走过更多迂回曲折的路,等无数的美梦成真后,我才会感觉失望,才会明白其中的真义。所有的极端与对立都告消失之处,即是涅槃。
——赫尔曼·黑塞 《堤契诺之歌》



如果有一天,我明白了什么是爱情,
那一定是因为你。
——赫尔曼·黑塞



The man of power is ruined by power, the man of money by money, the submissive man by subservience, the pleasure seeker by pleasure.
有权力的人毁于权力,有钱人毁于金钱,奴才毁于卑躬屈膝,寻欢作乐的人毁于享乐。
——赫尔曼·黑塞 《荒原狼》



世界上任何书籍都不能带给你好运,但是它们能让你悄悄成为你自己。
——赫尔曼·黑塞




我熄了烛火
夜从敞开的窗户涌入
温柔拥抱我,与我为友
与我为手足
我俩同患乡愁
坐著充满预言的梦
低谈往日
在父亲居所的时光
——赫尔曼 黑塞 《生命之歌》



你的要求太高了,你的渴望太多了,这个世界把你吐了出来,因为你与众不同。在当今世界上,谁要活着并且一辈子十分快活,不要低级娱乐而要真正的欢乐,不要钱而要灵魂,不要忙碌钻营而要真正的工作,不要逢场作戏而要真正的激情,那么,这个漂亮的世界可不是这种人的家乡。
——赫尔曼·黑塞 《荒原狼》



命是弱者的借口,运是强者的谦词。
——赫尔曼·黑塞 《荒原狼》



Happiness is a how, not a what. A talent, not an object.
幸福是一种方法,不是一样东西。是一种才能,不是一个目标。
——赫尔曼·黑塞



你不是爱情的终点,只是爱情的原动力。我将这爱情献给路旁的花朵,献给玻璃酒杯里摇晃着的晶亮阳光,献给教堂的红色圆顶。因为你,我爱上了这个世界。
——赫尔曼·黑塞 《堤契诺之歌》




真诚是什么意思?你指的是什么?
你仔细看看动物,一只猫,一只狗,一只鸟都行,或者动物园里哪个庞然大物,如美洲狮或长颈鹿!你一定会看到,它们一个个都那样自然,没有一个动物发窘,它们都不会手足无措,它们不想奉承你,吸引你,它们不做戏。它们显露的是本来面貌,就像草木山石,日月星辰,你懂吗?
——赫尔曼 黑塞 《荒原狼》



Some of us think holding on makes us strong but sometimes it is letting go.
有的人认为坚持会让我们变得更强大,但有时候放手也会。
——赫尔曼 黑塞



我无权去评判他人的生活,我只能为自己作出判断。 意义与实在并非隐藏于事物的背后,而是寓于事物自身,寓于事物的一切现象。 当一个人能够如此单纯,如此觉醒,如此专注于当下,毫无疑虑的走过这个世界,生命真是一件赏心乐事。 人只应服从自己内心的声音,不屈从于任何外力的驱使,并等待觉醒那一刻的到来;这才是善的和必要的行为,其他的一切均毫无意义。
——赫尔曼·黑塞 《悉达多》



当一个人有所追寻时,他只会看到他所追寻之物。他之所以无所发现、无所获得是因为他只专注于他所追寻之物,因为他执迷于自己的目标。追寻意味着有了目标,而寻见则意味着自由、包容,摈弃一切目标。
——赫尔曼·黑塞 《悉达多》



我们不能让我们的心远离生活,但可以塑造我们的心去超越偶然,从而不屈不挠地去凝视痛苦。
——赫尔曼·黑塞 《生命之歌》




忧郁像发病一样时时来袭,我不知道两次发作之间的间隔,但我的天在缓缓结集云层。开始时总是感到心神不宁,伴着一种对恐惧的预感,很可能夜里还会做许多梦。平素让我喜欢的人、房屋、颜色、声音等等都变了样。音乐叫我头疼。所有的信都叫我扫兴甚至怀疑其中怀有恶意。如果这时候不得不与人交谈,真是莫大的痛苦,而且结果必然是不欢而散。这就是那种时刻,他是人自动戒绝不能有枪;却又四人恨不能有。怒气、怨气和痛苦波及到一切:人、动物、天气、神、手上读着的书和纸、身上穿的衣服的料子,等等、等等。但是嗔怒、怨烦却不限于对物,它们最终会弹回到自己身上,我自己才是该恨之人。我自己才是把这世界搅的乌七八糟和面目可憎的罪魁祸首。
——赫尔曼·黑塞 《温泉疗养客》



Youth ends when egotism does; maturity begins when one lives for others.
当一个人不再以自我为中心的时候,青春结束了;当一个人为别人而活时,他开始成熟了。
——赫尔曼·黑塞 《盖特露德》



真正厌恶的不是金钱本身,而是人们对于金钱的欲望。
——赫尔曼·黑塞 《堤契诺之歌》




“我可以浅尝爱的甘泉。”他想,“这滋味是如此甜美、神奇。比起那些年轻小伙子,甚至比起十或十五年前的自己,我或许更懂得爱怜这朵初绽的花朵,或许将爱得更有智慧,更懂得珍惜。我比其他男人更温柔体贴,年轻小伙子不会像我这样,既珍惜又心存感激地品尝这高贵的美酒。然而,在她面前,我将无法掩饰那陶醉过后随之而来的厌烦感;除了激情之外,我无法假装仍真心爱她,无法继续扮演她幻想的理想爱人。我将看到她哭泣颤抖;我表面冷静但心中却充满不耐。她将带着醒悟后的双眼,体会幻灭的刹那,届时,她的娇颜不再,甚至将因失去纯洁而花容失色。我害怕那一刻的到来;甚至现在已开始担心。”
——赫尔曼·黑塞 《堤契诺之歌》



人生苦短,我们却费尽思量,无所不用其极地丑化生命,让生命更为复杂。仅有的好时光,仅有的温暖夏日与夏夜,我们当尽情享受。玫瑰花及紫藤已开开落落了两回;白日渐短,每个树林、每片叶子都带着惆怅,轻叹着美景易逝。晚风徐徐,拂过窗前树梢,月光洒落在屋内的红色石板上。故乡友人别来无恙?你们手中握着的是玫瑰或是枪弹?你们是否依然安好?你们写给我的,是友善的信,抑或是谩骂我的文章?亲爱的朋友们,一切悉听尊便,但无论如何,请切记:人生苦短。
——赫尔曼·黑塞 《堤契诺之歌》



不,我们内心所珍爱的,
却是属于凋零的事物,
而且常常已濒临灭亡。
我们最最心爱的,
莫过于音乐的声调,
刚一出现便已消失、流逝,
像风吹、像水流、像野兽奔走,
还缠绕着淡淡伤感,
因为不允许它稍作停留,
稍有片刻的停息、休止;
一声接一声,刚刚奏响,
便已消失,便已经离开。
——赫尔曼·黑塞 《写在沙上》



这个古老的世界终将落幕,不久,机器将战胜双手,金钱将战胜道德,理性经济将战胜田园之乐,没有人知道究竟谁对谁错。 像我这样的古文明崇拜者将因而感伤,但不论我们的诉求是什么,无人能反对我们的意见。我们明白,无论凭借理性或感性,我们的想法与进步或浪漫、前进或落伍无关,而是与事情的表象或实际内容有关。我们明白,我们厌恶的不是铁路与汽车、金钱与理性,我们讨厌的是遗忘信仰,是心灵的浅薄。我们更明白,真正的生命、真正的真理凌驾于对立的概念之上,例如金钱与信仰、机械与心灵、理性与虔诚。
——赫尔曼·黑塞 《堤契诺之歌》



一个人若要完全理解另一个人,大概必须有过类似的处境,受过类似的痛苦,或者有过类似的觉醒体验,而这却是非常罕见的。
——赫尔曼·黑塞 《玻璃球游戏》



天才经常孤立地降生,有着孤独的命运。天才是不可能遗传的,天才经常有着自我摒弃的倾向。
——黑塞



我渴求的,无非是将心中脱颖欲出的本性付诸生活。为什么竟如此艰难呢?
——赫尔曼·黑塞 《德米安》




如今, 我已不再如痴如醉,也不再想将远方的美丽及自己的快乐和所爱的人分享,我的心已不再是春天;我的心,已是夏天。我不再雀跃地将帽子抛向空中,也不再欢唱。现在,面对着香气袭人的土地,我比当年首次邂逅时更优雅、更内敛、更深刻、更洗练,也更心存感激。如今的我,比以前更融入这南国的一切;而且它也为我娓娓诉说更丰富、更详尽的故事。我的思念,不会再为朦胧的远方增添梦幻的色彩。我的眼光满足于所见的事物;因为学会了看,从此世界变美了。
——赫尔曼·黑塞 《堤契诺之歌》




我四处流浪,疲惫且满面尘垢,
青春,在我身后踟蹰驻足
它犹豫着,低下俊美的头
不愿与我,共赴未竟的前途
——黑塞 《黑塞诗选》




如同白昼在早晨与夜晚之间出现一样,我的生命就在流浪的冲动与对家的渴望中度过。也许,有朝一日我能达到那样的境界,将流浪与异乡藏诸于心,将景致留驻于心,毋需只为了亲自体验而流浪。也许,我能把家乡藏在心中,不再眷顾红屋与花园,心中自有故乡。如果真能如此,生命将截然不同!生命若有重心,所有的力量将从中散发。
——赫尔曼·黑塞 《堤契诺之歌》



聪明话没有任何价值,只能让人远离自己的内心。而远离自己是一种罪过。人必须像乌龟一样,能完全蜷进自己的内心世界。
——赫尔曼·黑塞 《德米安:埃米尔·辛克莱的彷徨少年时》



凡是竭尽全力趋向中心的人,凡是努力趋向真实的存在、趋向完善境界的人,外表看来总比热情者要平静得多,因为人们并不总能看见他们灼热的火焰。
——赫尔曼·黑塞 《玻璃球游戏》



I have been and still am a seeker, but I have ceased to question stars and books; I have begun to listen to the teaching my blood whispers to me.
我过去是,现在仍然是一个探索者,但是我不再占星问道,我开始倾听内心深处的低语。
——赫尔曼·黑塞 《德米安》




在沙漏和枯叶之间,我不想同精神打交道,我要的是无常,我想做孩子和花。
——赫尔曼·黑塞 《温泉疗养客》



人生是树林里的大树,我们只是穿行而过的风。
——赫尔曼·黑塞



现在我明白了歌德的笑,这是不朽者的笑。这种笑没有对象,它只是光,只是明亮,那是一个真正的人经历了人类的苦难,罪孽,差错,热情和误解,进入永恒,进入宇宙后留下的东西。而永恒不是别的,正是对时间的超脱,在某种意义上是回到无辜中去,重又转变为空间
——赫尔曼 黑塞 《荒原狼》



如同白昼在早晨与夜晚之间出现一样,我的生命就在流浪的冲动与对家的渴望中度过。也许,有朝一日我能达到那样的境界,将流浪与异乡藏诸于心,将景致留驻于心,毋需只为了亲自体验而流浪。也许,我能把家乡藏在心中,不再眷顾红屋与花园,心中自有故乡。如果真能如此,生命将截然不同!生命若有重心,所有的力量将从中散发。
——赫尔曼·黑塞 《堤契诺之歌》




您心里不知不觉产生一种幻觉,认为自己是孤独的,没有人与你相干,没有人理解你。是不是这样?事实上每个人都在绝对孤独中漫游,不可能让别人真正理解自己,不能与他人分享或共同拥有什么。你应该首先去尝试理解他人,给他人带来快乐,适应他人。为别人生活,不要把自己看得太重。
——黑塞 《盖特露德》



在这世间有一种使我们感到幸福的可能性,在最遥远、最陌生的地方发现一个故乡,并对那些极隐秘和最难接近的东西产生热爱。
——赫尔曼 黑塞



对每个人而言,真正的职责只有一个:找到自我。无论他的归宿是诗人还是疯子,是先知还是罪犯——这些其实和他无关,毫不重要。他的职责指使找到自己的命运 — 而不是他人的命运 — 然后在心中坚守其一生,全心全意,永不停息。所有其它的路都是不完整的,是人的逃避方式,是对大众理想的懦弱回归,是随波逐流,是对内心的恐惧。
——赫尔曼·黑塞 《德米安》




最危险的时期和对心灵最大的戕害,莫过于一天到晚沉思自己的性格、处境,孤独地承受自己的不满和弱点。
——赫尔曼·黑塞



在极深禅定之中,人可以除灭时间并同时经历所有过去、现在与未来,于是一切皆善,一切完美,一切即梵。因此,我认为一切的存在皆为至善——无论是死与生,无论罪孽与虔诚,无论智慧或是蠢行,一切皆是必然,一切只需我的欣然赞同,一切只需我的理解与爱心;因而万物于我皆为圆满,世上无物可侵害于我。
——赫尔曼·黑塞 《悉达多》



哪怕最不幸的人生也会有阳光明媚的时光,也会在沙砾石缝中长出小小的幸福之花。
——赫尔曼·黑塞



但事实上无论年长年幼,要进入书的世界,每个人都应当走自己的道路。有些人在早年变喜爱诗人的作品,而有些人则要经过很多年之后才能体验到其中的奥妙;
然而,要自我教育,要通过书籍使精神成长则只有一条道路,那就是尊重自己所读的书。有耐心和意愿去弄懂它,谦虚地认可他,倾听它。
只为消遣而读书的人,所读的书再多再好,读过就会忘,读后与读前同样贫乏。
我们所读的书不会流失,会成为我们的所有,会留在我们身上,会做只有朋友能做的事,使我们欣喜,使我们得到安慰。
——赫尔曼·黑塞 《朝圣者之歌》



每个人的生命都是通向自我的征途,是对一条道路的尝试,是一条小径的悄然召唤。觉醒的人只有一项义务:找到自我,固守自我,沿着自己的路向前走,不管它通向哪里。
——黑塞



你的内心总有一处宁静的圣地,你可以随时退避并在那里成为你自己。
——赫尔曼·黑塞




年轻人不依赖批判和负面的东西而生活,他们靠感情和理想。
——赫尔曼·黑塞 《朝圣者之歌》




所有的极端与对立都告消失之处,即是涅槃。
——赫尔曼·黑塞 《堤契诺之歌》



我还有许多弯路要走,还会失望于许许多多的满足。一切都要等日后才能显示它的意义。
——赫尔曼·黑塞 《温泉疗养客》



世上并没有偶然,如果一个人务必要得到什么,并最终得到了,这就不是偶然,而是他自己的功劳,他的意愿将他领向了那里。
——赫尔曼·黑塞 《德米安》



永恒只是一瞬间,刚够开一个玩笑。
——赫尔曼·黑塞 《荒原狼》




因为我和你一样。因为我也和你一样孤独,和你一样不能爱生活,不能爱人,不能爱我自己,我不能严肃认真地对待生活,对待别人和自己。世上总有几个这样的人,他们对生活要求很高,对自己的愚蠢和粗野又不甘心。
——赫尔曼·黑塞 《荒原狼》



我无权去评判他人的生活,我只能为自己做出判断。
——赫尔曼·黑塞 《SIDDHARTHA悉达多》



我不能自诩洞明世事。从过去到今天,我一直是一个寻觅者,但我已不再寻求于星辰和书本之间,而是开始聆听自己血液的簌簌低语。我的故事并不令人畅怀,也不像杜撰的故事那样甜美和谐,它味如痴语、混乱、癫狂和梦幻,就像所有那些不愿再自欺欺人的生活一样。
——赫尔曼·黑塞 《德米安》




大多数人都像一片片落叶,在空中漂浮、翻滚、颤抖,最终无奈地委顿于地。但是有少数人恰如沿着既定轨道运动的星辰:无常的命运之风吹不到他们,他们的内心有着既定的路程。
——赫尔曼·黑塞



不管是动物还是人,只要将所有的注意力和意志都投注到某一事情中,就一定能成功。就是这样。你刚才说的也是同一回事。只要认真去观察一个人,你对他的了解会超过他自己。
——赫尔曼·黑塞 《德米安:彷徨少年时》



我辈芸芸众生,都只是一个平常人,在人世间都只是一次尝试,一段中途旅程而已。而每个人即使仅仅处于中途,那里也依然存在和谐完美,他应该努力达到中心,而不是只在边缘打转。
——赫尔曼·黑塞 《玻璃球游戏》



不管这是高度的智慧还是最简单的天真幼稚,谁能尽情享受瞬间的快乐,谁总是生活在现在,不瞻前顾后,谁懂得这样亲切谨慎地评价路边的每一朵小花,评价每个小小的、嬉戏的瞬间价值,那么生活就不能损害他一丝一毫。
——赫尔曼·黑塞 《荒原狼》



世间美好和迷人的事物,
都只是一片薄雾,一阵飞雪,
因为珍贵而可爱的东西,
全都不可能长存;
不论云彩、鲜花、肥皂泡,
不论焰火和儿童的欢笑,
不论镜子里的花容月貌。
还有无数其他美妙的事物。
它们刚刚出现,便已消失,
只存在短短的瞬间,
仅仅是一缕芳香、一丝微风,
懂得这一切,我们多么伤心。
而所有恒久固定的东西,
我们内心并不珍爱:
散烁冷光的宝石,
沉甸甸灿烂的金条。
就是那数不清的星星,
遥远而陌生的高挂天穹,
我们短暂过客无法比拟,
它们也不会进入我们内心。

——赫尔曼·黑塞 《写在沙上》




我们对自己要求越多,或者换句话说,我们当时的工作对我们要求越多,我们就越需要凭借静修作为积蓄能量的源泉,使我们的精神和灵魂不断在协调和解中得到更新。
——赫尔曼·黑塞 《玻璃球游戏》



人只应服从自己内心的声音,不屈从任何外力的驱使,并等待觉醒那一刻的到来;这才是善的和必要的行为,其他的一切均毫无意义。
——赫尔曼·黑塞 《SIDDHARTHA悉达多》




往往最出色的人偏偏就会爱上毁灭他的人。
——赫尔曼·黑塞 《盖特露德》




我既是游牧者,就成不了农夫,既是觅宝者,就成不了护宝人。
——赫尔曼·黑塞 《温泉疗养客》





“假设一个人悲伤的原因不是因为牙疼或者丢了钱,而是因为在某个小时里他突然想到这一切是怎么回事,整个人生是怎么回事的时候,他的悲伤才跟动物有了共同之处。这时的他才是真正的悲伤,他悲伤的样子也比平时更为真诚,动人,这就是我说的真诚。荒原狼,我第一次看到你的时候,你就是那个样子。”
——赫尔曼·黑塞 《荒原狼》



在我顺应天命、认识到自己的境况是无足轻重的之后,生活就变得柔和多了。
——赫尔曼·黑塞 《盖特露德》



我们读书必须走爱之路,而非义务之路。如果只因某本书非常著名,不认识它是一种羞耻,而勉强自己去读,实在是大错特错。所有的人都应该从适合自己的地方开始阅读、认知,并且愉悦自己。
——黑塞 《如何阅读世界文学》



无论如何,歌尔德蒙已经向他表明,一个负有崇高使命的人,即使在生活狂热的混沌中沉溺的很深,浑身涂满血污尘垢,也不会变的渺小和卑微,泯灭心中的神性;他即使无数次迷途在深沉的黑暗中,灵魂的圣殿里的神火仍然不会熄灭,他仍然不会丧失创造力。……他就清楚的知道,在这颗艺术家和诱惑者的心中有十分光明灿烂的东西。
——赫尔曼·黑塞 《纳尔齐斯与歌尔德蒙》



他不再追求本质,不再企图在这现象世界的另一边追求自己的目标。当一个人以孩子般单纯而无所希求的目光去观看,这个世界是如此美好:夜空的月轮和星辰很美,小溪、海滩、森林和岩石,山羊和金龟子,花儿与蝴蝶都很美。当一个人能够如此单纯,如此觉醒,如此专注于当下,毫无疑虑地走过这个世界,生命真是一件赏心乐事。阳光的照射焕然一新,树阴的凉爽焕然一新,溪流与蓄水池的气味焕然一新,南瓜与香蕉的滋味也焕然一新。
——赫尔曼·黑塞 《悉达多》




有些时候,我几乎为自己生活的平静而感到惊奇。我早已习惯了孤独,习惯了放弃,习惯了在痛苦中挣扎。
——赫尔曼·黑塞 《德米安:少年彷徨时》



我乐于让阳光晒熟。我的眼光满足于所见事物,我学会了看,世界变美了。
——赫尔曼·黑塞 《堤契诺之歌》




但愿来自内心的东西能够真心诚意地维持下去!
——赫尔曼·黑塞 《朝圣者之歌》




“当艺术家停留在这边,在熟悉的白日里,在这市民居住的地方,他就被语言的贫乏压得喘不过气来,作为诗人,他好像走在荆棘路上。一旦进入灵魂之国,风就从四面八方向他絮语,星星奏起音乐,山脉向他微笑,于是世界变得完美,成了神的语言,那儿不缺一个字,不缺一个字母,在那儿,一切都说得出,一切都有声音,一切都得到解脱。”
——赫尔曼·黑塞 《朝圣者之歌》



智慧是无法表达的。一个智者谋略表达的智慧,听起来却总像是愚蠢。
——黑塞 《悉达多》



我就像一棵秋天的树,树叶从它身边飘落,但它毫无知觉,雨水从它一旁滴落,还有太阳和严寒,生命已缓缓缩进了它内部最私密幽深之处。它没有死,它在等待。
——赫尔曼·黑塞 《德米安》



人当然可以不想象就进行思考,思考与想象没有任何关系。思考不借助想象,而借助概念和公式。刚好是在形象停止活动的地方,开始了哲学思考。
——赫尔曼·黑塞 《纳尔齐斯与歌尔德蒙》



历史上那些真正伟大的人,要么深谙静修之道,要么是不自觉地掌握了静修所导向的境界。至于其他人,即或是才华横溢又精力过人的人,最终的结果都是失败和垮台,因为他们自认为的重要工作或者雄心壮志反倒成了支配者,使他们丧失了摆脱眼前纷繁、保持间距以达到目标的能力。
——赫尔曼·黑塞 《玻璃球游戏》




我天天赶路却没有目标,

从不想停下来歇一歇脚,
我的路似乎没有尽头。
终于发现我只是在转圈,
于是对旅行感到厌倦。
我生命的转折就在那时候。
现在我犹豫地走向目标,
因为在每条路上,我知道,
都站着死神并向我招手。
——黑塞 《黑塞诗选》




啊,今天我知道,在世上,最让人畏惧的恰恰是通向自己的道路。
——赫尔曼·黑塞 《德米安》




用温柔去对待倔强的人,用宽容去冷冻苛刻的人,用热情去融化冷酷的人。
——赫塞




伟大的艺术家在生活上都是不幸的。当艺术家饥饿的时候,打开他的袋子,袋子里始终是不能充饥的珍珠。
——赫尔曼·黑塞 《生命之歌》





树被砍掉了主干之后,会在根旁萌发新芽,同样,在患了病和被摧残之后,人的心灵往往会回到春天般的萌芽时期和充满遐想的童年,好像它能在那里发现新的希望,把被扯断的生命线重新连接起来似的。这些根部萌发的枝条虽然茂盛多汁,生长迅速,但这种生命只是表象,它永远也不会再长成为一棵真正的树。
——赫尔曼·黑塞 《在轮下》




每个人都经历过这段困境,通常也是一个人生命中的关键,在这个关键点上,个人的生命需求和周遭环境产生最激烈的冲突,必须经历最严厉的挑战,才能找到迈向前方的路。
——赫尔曼黑塞 《德米安彷徨少年时》



现在,面对着香气袭人的土地,我比当年首次邂逅时更优雅、更内敛、更深刻、更洗练,也更心存感激。我已不再如痴如醉,也不再想将远方的美丽及自己的快乐和所爱的人分享。我的心已不再是春天;我的心,已是夏天。
——赫尔曼·黑塞 《堤契诺之歌》



绝大多数人在会游泳之前都不愿意游泳!人是为大地而降生的,不是为水而降生的。他们当然也不愿意思考,因为他们是为生活而诞生的,不是为思考而诞生的!
——赫尔曼·黑塞 《荒原狼》



在雾中散步真是奇妙!
一木一石都很孤独,
没一棵树看到别棵树,
棵棵都很孤独。
当我的生活明朗之时,
我在世界上有很多友人;
如今,由于大雾弥漫,
再也看不到任何人。
确实,不认识黑暗的人,
决不能称为明智之士,
难摆脱的黑暗悄悄地,
把他跟一切人隔离。
在雾中散步真是奇妙!
人生就是孑然独处,
没一个人了解别人,
人人都很孤独。
——黑塞 《雾中》



过去之心不可得,未来之心不可得。 所有的悲伤,所有的自我折磨和恐惧不都是存在于时间之中吗?一旦征服并除灭了时间,不就可以征服世上所有的苦难与邪恶吗?
——赫尔曼·黑塞 《悉达多》



知识可以传授,但智慧不能。人们可以寻见智慧,在生命中体现出智慧,以智慧自强,以智慧来创造奇迹,但人们不可能去传授智慧。我年少时就有过这种疑问,正是我的怀疑驱使我远离教师们。我还有过一种思想,侨文达,你又会认为那是玩笑或只是一种愚蠢的念头,就是说,每一真理的反面也同样真实。比如说,只有片面的真理才能形诸于言辞;事实上,以语言表达或思维的一切都只能是片面的,只是半个真理而已,它们都缺乏完备、圆融与统一。
——赫尔曼·黑塞 《悉达多》



觉醒的人只有一项义务,找到自我,固守自我。沿着自己的路向前走,不管它通向哪里
——赫尔曼·黑塞 《德米安》




我不愿意自己成为任何其他人,宁可待在自己的皮壳里,尽管时常感到它过于狭小。

——赫尔曼·黑塞 《盖特露德》




一切都变了。我的童年已成废墟。父母看我的目光多了一层尴尬。姊妹们和我已变得非常疏远。一种豁然醒悟的感受让我所熟识的那些情感和乐趣都变得了无生趣,我闻不到花园的芬芳,对森林也毫不好奇,世界就像一堆廉价待售的旧货围绕着我,乏味无趣,书变成了纸,音乐则是噪音。
——赫尔曼·黑塞 《德米安》




一个人一旦踏上成熟的道路,他就不会再有所失,他只会有所得。知道那个时刻也降临与他,他将发现鸟笼开着,于是带着最后的心跳逃离充满缺陷的世界。
——赫尔曼·黑塞 《朝圣者之歌》




我没法赤裸裸、孤单单地站在世上,我也就是一条可怜巴巴的狗,需要一些温暖和食物,有时也希望有同类相伴。如果有人真的只追随自己的命运,那他就不再有同伴,他会完全孤立,身边是冷漠的世界。
——赫尔曼·黑塞 《德米安》




我深信那句话:人对自己才是最残忍的。但是,人只应服从自己内心的声音,不屈从任何外力的驱使,并等待觉醒那一刻的到来,这才是善的和必要的行为,其他的一切均毫无意义。
——黑塞 《悉达多》



不管在剧场还是在影院,我都待不长,我几乎不能看报,也很少读现代书籍。我不能理解人们在拥挤不堪的火车和旅馆里,在顾客盈门、音乐声嘈杂吵闹的咖啡馆里,在繁华城市的小酒馆小戏院里寻找的究竟是什么乐趣;我不能理解人们在国际博览会,在节日游行中,在为渴望受教育的人作的报告中,在大体育场上寻找的究竟是什么乐趣。千百万人正在为得到这些乐趣而奔走钻营,我也可以得到这种乐趣,但我不能理解它,不能和他们同乐。
——赫尔曼·黑塞 《荒原狼》




真理是有的,我的孩子。但是你所渴望的'学说',那种绝对的、完善的、让人充满智慧的学说却是没有的。我的朋友,你也不应该去渴求一种完善的学说,而应该渴求让你自己完美无瑕。神性在你自己心中,而不在任何概念和书本里。真理是体验而得的,真理无法传授。
——赫尔曼·黑塞 《玻璃球游戏》




找到自己的命运,不是一个随意的命运,而是在那之中尽情'不受动摇地生活。除此之外,其他一切都不完整,是一种逃避,这种逃避群体的行为,只是为了适应自己内心的恐惧。
人只有跟自己本身无法相处时,才会产生恐惧。他们害怕,是因为他们从来不了解自己。
——黑塞 《德米安》




言辞不能很好地表达思想。思想一旦形诸言辞即刻就会有所改变,有所歪曲,有点愚蠢。对一个人显示着价值并充满智慧的词句对另一个人也许是一派胡言。
——黑塞 《悉达多》





你得闭上眼,向那素净的花心嗅闻,它将在你心中悄声叮咛,叫你牢记故乡。
——黑塞 《园圃之乐》




当一个人能够如此单纯,如此觉醒,如此专注于当下,毫无疑虑的走过这个世界,生命真是一件赏心乐事。
——赫尔曼黑塞 《悉达多》




每晋升一级,不是你有更多的自由,而是限制更多。
——海塞




人类已改变了,因而生活变得困难,几乎所有年轻人都进城工作去了;在夏夜的门前台阶上或冬夜的炉边,家人团聚的景象不复再见,人们不再有闲暇的时间,年轻人也几乎无法说出森林里各种花或蝴蝶的名字。
——赫尔曼·黑塞 《堤契诺之歌》




“我们作为人的任务是:在我们自己独一无二的个体生命中,在远离兽性接近人性的路上前进一步。”
——赫尔曼·黑塞 《朝圣者之歌》




打从孩提时代起,我一直有一个嗜好——喜欢欣赏大自然里奇特的造型...我喜欢的主要有水、火、烟、云和浮尘的变幻,但另外还有一种更特别的东西,那就是一闭起眼便在眼帘上漂浮打转的色斑...没有任何一种活动能如此轻易地让人发现自己是个造物者,认知自己的心灵原来持续地参与着世界的具体创造...灵魂是永恒的。我们虽然不识得它,但它多半化身为爱情的力量和创造力,让人感受到它的存在。
——赫尔曼·黑塞 《园圃之乐》




“如果一株植物被折断或枯萎”同一个月,他写给姐姐阿德勒的信中说,“那么它会赶紧结出种子,因为这正是它生存的意义。所以,当生活敏锐度受到伤害时,我会抽身回到工作,回到思考及艺术,因为那是我生命及存在的目的。”
——赫尔曼·黑塞 《堤契诺之歌》




“我们看到的事物,”皮斯托琉斯轻声道,“同时也是自己心中之物。真实无非就是心中的真实。因此,大多数人的生活都是不真实的,因为他们只将外界的景象当成真实,压抑了自己内心的世界。那样他们会幸福。可是,一旦人们了解了事情的另一面,他们就不能再选择庸人的路了。辛克莱,庸人的道路很轻松,我们的道路却很艰险——但我们愿意走。”
——赫尔曼·黑塞 《德米安》



渴望,对世界最热烈的接触,以狂野的方式与世界再度分离,对自我黑暗灵魂的热切聆听,对奉献的陶醉,对奇妙之物的深深好奇!
——赫尔曼·黑塞 《德米安:埃米尔·辛克莱的彷徨少年时》




假如你向水中投入一颗石子,它会找到沉向水底的最快捷的路线。
——赫尔曼·黑塞 《SIDDHARTHA悉达多》



夜色灰灰,梦影沉沉。
——赫尔曼·黑塞 《荒原狼》




If you hate a person, you hate something is part of yourself. What is not part of ourselves doesn't disturb us.
如果你讨厌一个人,你实际讨厌的是你自己的某些部分。我们自身没有的东西,是不会干扰到我们的。
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德尔曼 黑塞 《德米安》



我觉得自己也似乎变了,我已经不再是单纯的人,而和所有的人一样,能看见每个事物的友善和敌对的性质,我不能喜欢这个讨厌那个,而是要为自己的无知而觉得可耻,我在自己轻率的青年时代里第一次清楚地明白,自己不能过于简单地看待生活和人们。憎恨和热爱、尊敬和轻视是要永远结合在一起的,我不能把它分离和对立。
——赫尔曼·黑塞 《生命之歌》




在我们生命中,无论平时情况怎么样,有时会出现那么点像幸福、满足的东西。是的,它不会长久停留,这或许更好。在那一刻间,感觉是多么美妙,安居的感觉,拥有家园的感觉,与花草树木土地泉水为伴的感觉,为一小块地、为五十棵树、为几畦花、为无花果树和桃树负责任的感觉。
——赫尔曼·黑塞 《温泉疗养客》




所有人都在寻找共同点,所有人都在拉帮结社,推卸命运的责任,躲进温暖的人群中!
——赫尔曼·黑塞 《德米安:少年彷徨时》


“是的,人必须找到他的梦,然后路就好走了。但世上没有恒久不变的梦,新梦会取代旧梦,人不能坚守某一个梦。”

——赫尔曼·黑塞 《德米安:彷徨少年时》




作家简介
赫尔曼·黑塞,德国作家,诗人。出生在德国,1919年迁居瑞士,1923年46岁入瑞士籍。1946年获诺贝尔文学奖。1962年于瑞士家中去世,享年85岁。爱好音乐与绘画,是一位漂泊、孤独、隐逸的诗人。作品多以小市民生活为题材,表现对过去时代的留恋,也反映了同时期人们的一些绝望心情。主要作品有《彼得·卡门青》、《荒原狼》、《东方之行》、《玻璃球游戏》等。
黑塞被雨果·巴尔称为德国浪漫派最后一位骑士,这说明他在艺术上深受浪漫主义诗歌的影响。他热爱大自然,厌倦都市文明,作品多采用象征手法,文笔优美细腻;由于受精神分析影响,他的作品着重在精神领域里进行挖掘探索,无畏而诚实地剖析内心,因此他的小说具有心理的深度。

Copyright (a) 2008-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09002345号

浙公网安备 33010302000705号